你的位置:首页 > 债务纠纷 > 本网案例
债务纠纷   
联系我们

贾保家行政强拆案——行政诉讼最具难度

2020/1/28 23:12:49      点击:

前言:

行政诉讼是比较难打的。因为你要让法院判决政府某部门败诉。政府某部门的行为很多又都是执行更高级的政府和领导人的意志。比如长治市政府提出了五道五治,在执行五道五治的过程中,农民的房子被强拆了。这时你要一个县法院判决一个拆房的乡政府败诉,那是不是就是对市政府的行为的反对了。


这是一个行政赔偿的案件,虽然一阶段的官司打赢了,但是要获得赔偿还有一段路要走。综合起来,我感觉行政诉讼是复杂的诉讼,里面牵扯的因素太多,要比民事诉讼、刑事诉讼复杂。因为行政系统就是一个庞大复杂的机构,权力交叠,从中理出头绪确实是很复杂的事情。


也许政府部门在立法时,就有意对行政诉讼设置了很多程序,这样即使你向政府维权的通道是有的,但是这个复杂的诉讼就对你构成了障碍。除了程序的复杂外,其实最主要的还不是程序的复杂,最主要的是法院在行政诉讼上对你的打压。这种打压除了判你败诉外,还有法官可能会找出各种理由来给你设置障碍。总之打行政案件,有一种疲倦的感觉。


但是也要一定走下去。该代理词是第一阶段的代理词,案子胜诉了,但是最终能否笑到最后?我不敢乐观,只能是做好空欢喜一场的心理准备,走好下面的路,争取让我的准备是白准备。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接受贾保家的委托,律师担任其代理人出庭进行诉讼,现就本案事实与法律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请予考虑:

     一、原告诉讼未超过诉讼时效

根据被告分水岭乡政府举证(武乡县拆除违法建筑物基本情况统计表),可知其与被告武乡县自然资源局拆除原告房屋的时间是201731日。


此时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 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


原告于20181113日向襄垣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依法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内。


虽然于201828日生效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


但因为该法律、解释生效于原告起诉的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发生之后,根据“法不朔及既往”的原则,该条规定不适用于原告的诉讼。


确的规定,其第九十三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


对此,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2019)晋04行终110号行政裁定书中表达了同样的意见,并明确表明原告提起的行政诉讼未超过过诉讼时效。


二、原告被拆房屋系合法建筑拥有完善批准手续

根据被告二武乡县自然资源局提供的证据(《武乡县人民政府关于批准二0一一年分水岭乡石窑会村居民建房占地的通知》),可知武乡县政府已经给贾保家批准了一块宅基地。该通知后附一份《批准居民建房用地花名表》,在该表上明确:建房户姓名:贾保家,批准占地0,3亩,图斑号64。根据图斑号64这项记载内容,可知给贾保家批准的宅基地位置是明确的,也即进行了划界否则不会有图斑号。该图斑号64与原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宗地草图》能够相互印证,宗地草图上也记载有“图斑号64”这项内容,这证明了《宗地草图》证据的真实性。从该宗地草图上的内容,可知给贾保家批准的宅基地四至明确。贾保家根据该草图就可以依法建房。


被告武乡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证据“武乡县国土资源局关于五道五治拆除贾保家房屋的情况说明”也可以证明:“2012年县人民政府下文,批准贾保家宅基地一处,面积200平方米。”贾保家被拆房屋“与2012年所批宅基地位置不一致”。根据以上记载可知,武乡县政府批准了贾保家一块位置明确的宅基地,因为如果位置不明确,那么是无法确认贾保家被拆房屋与该被批准的宅基地位置不一致的。


庭审中,被告律师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为复印件,因此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5条之规定,可知复印件只是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而本案原告提供的“宗地草图”是可以和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因此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综上可知,贾保家拥有合法批准、位置明确的宅基地,其在该宅基地上修建的房屋依法属于合法建筑。


三、被告无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贾保家被拆房屋是违章建筑

根据被告武乡县国土资源局出具的证据“武乡县国土资源局关于五道五治拆除贾保家房屋的情况说明”可知,国土资源局认定贾保家被拆除房屋为违法建筑,其理由是贾保家被拆房屋“与2012年所批宅基地位置不一致,且距208国道不足20米,因此认定此房属于非法建筑。”


但是根据二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可知,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贾保家被拆房屋与2012年所批宅基地位置不一致,且距208国道不足20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行政诉讼证据包括“勘验笔录”,那么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如果被告认为原告被拆房屋有以上违法行为,那么他就应该制作勘验笔录,通过勘验笔录来证明原告被拆房屋与2012年所批宅基地位置不一致,且距208国道不足20米远。但是二被告并没有向法庭提供包括勘验笔录在内的任何能够证明这一违法行为的证据。而只是根据二被告口头认为原告被拆房屋是违章房屋就将原告房屋予以拆除。


行政诉讼法第第三十四条之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


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应证据。但是,被诉行政行为涉及第三人合法权益,第三人提供证据的除外。”


本案中,如果二被告认为原告被拆房屋因与2012年所批宅基地位置不一致,且距208国道不足20米远,因此是违章建筑。那么二被告就应该向法庭举证证明这一点。但目前的情况是二被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点,因此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表明二被告拆除原告的房屋系合法房屋,二被告无权拆除,其拆除行为是违法行为。


四、未批先建并不是违章建筑

庭审中,被告认为原告被拆房屋系未批先建的房屋,然而被告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且根据对违章建筑的定义可知,只要取得了合法的批准手续就是合法建筑。如上所述,贾保家的房屋取得了政府合法的批准手续及批准文件,因此属于合法建筑。


五、二被告是适格的共同被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规定:“两个以上行政机关作出同一行政行为的,共同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共同被告”。根据被告一提供的证据《中共武乡县委武乡县人民政府印发<武乡县“五道五治”行动实施方案>的通知》及其附件5《武乡县“五道五治”综合执法组》可知,贾保家的房屋正是在这次所谓的五道五治工作中被予以拆除的;二被告都在所谓的综合执法组里共同执法。根据被告一提供的证据“武乡县五道五治第十四督察组违章建筑督查反馈表”、“武乡县拆除违法建筑物基本情况统计表”、“武乡县国土资源局关于五道五治拆除贾保家房屋的情况说明”可知,正是被告一分水岭乡政府和被告二武乡县国土资源局共同拆除了贾保家房屋。其共同拆除过程中的程序是先有被告二国土资源局单方口头认定贾保家房屋为违法建筑,然后由双方共同进行拆除。而进行违章建筑认定和拆除是一个整体行为,缺一不可。贾保家房屋就是在二被告的共同行为下被拆除的。


因此,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两个以上行政机关作出同一行政行为的,共同作出行政行为的机关是共同被告。


六、二被告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和事实毋庸置疑,原告有权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根据二被告提供的证据(“武乡县五道五治第十四督察组违章建筑督查反馈表”、“武乡县拆除违法建筑物基本情况统计表”、“武乡县国土资源局关于五道五治拆除贾保家房屋的情况说明”)以及二被告庭审中的陈述,可以明确正是二被告拆除了贾保家的房屋。


被告一在庭审中无耻狡辩说,该拆除行为是贾保家自愿的,但是其拿不出贾保家自愿的任何协议书。其向法庭提交的“关于道路沿线违规违章建筑整改拆除通知书送达回执”也只能证明贾保家收到了一份拆除通知书,并不能表明贾保家是认可并同意拆除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十二条:“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下列诉讼:第(十二)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


综上,原告认为二被告对原告房屋的拆除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利,因此原告有权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等规定,判决确认二被告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违法。


七、二被告的强制拆除行为违反了法定程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在乡、村庄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的,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可以拆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六、三十七条之规定,在行政机关强制执行行政决定时,应当首先下达催告书,听取被执行人的陈述和申辩;之后再下达强制执行决定书。


而二被告在对原告房屋进行强制拆除时,并未履行以上程序。

综上所述,二被告将原告合法房屋予以拆除,其拆除行为侵害了原告合法的财产权利,应当依法予以认定为违法。


                                 原告代理人:

2019年8


后记:

本案的关键点是政府拆迁原告的房屋时没有对房屋进行测量,无法证明他们拆迁时能够依法认定该房屋是违法建筑。因为这个房屋是有宅基地证,这个证虽然没有发到当事人手里,但是政府是有批文的。


实际上该房屋距离国道路边的水沟是不够20米的,但是距离路是超过了20米远,但是你要说明我国法律规定得到距离国道超过20米是指距离水沟20米还是距离路20米,这是没有定论的。所以只要政府证明了距离水沟没有超过20米,那么政府拆迁你的房屋就有理由。找南京律师


在审理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这点,撤回了我方提交的一份证明被拆迁宅基地距离水沟不足但是距离路超过20米元的一份视频录像资料。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被政府利用,来证明说被拆迁房屋距离国道不足20米远。之后政府、法院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法院向当事人本人索要了该证据,当事人本人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提交了这份证据。之后,当事人告诉了我,我非常愤怒,责怪他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就提交。但是法院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证据的重要性,也可能法律规定被告不能向原告再收集证据。在发回重审开庭前法院通知当事人,说要去现场勘验。我当时嘱咐过当事人,不能让法院重新测量的目的实现。我虽然没有明说该怎么办,但是他应该能意识到,为了维护他的利益,他应该将地基都挖起来,使得现场不具备再次测量的条件,以防止法院再次去测量。


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好在法院当时没有去测量。之后,本判决下来后,当事人又上诉,这个上诉没有通知我,上诉后法院来测量,结果测量结果是房子距离国道不足20米远。导致二审给出判决,说拆迁程序违法,但是又明确了房屋就是违法建筑,这样,就为申请赔偿时政府不予赔偿打下伏笔。


这是当事人自作主张的结果。在我数次提醒了他本案的关键点是什么的情况下,他仍然在不与我商量的情况下,自己去配合法院的测量。导致前功尽弃。


一个律师能碰上聪明的当事人那也是福气。会大大加大案子胜诉的可能。碰上不聪明的当事人,就感觉是在沼泽中行走,举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