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债务纠纷 > 本网案例
债务纠纷   
联系我们

姚谙和劳动纠纷案——劳动纠纷案需要注意的事项

2020-2-18 16:00:42      点击:

前言:

     劳动案子是比较复杂的案件,因为关于劳动的法律规定是比较多的。而且举证相对来说较为困难,只有碰到一个平时比较细心的人、注意留存证据的人,才容易得到比较完整的证据。另外,劳动案件除了工伤以外,律师介入的多是收入比较高的高管案件,如果是普通工作人员的劳动纠纷,可能涉及的金额不多,当事人一般也觉得不值得花钱找律师,因此就比较难形成案件。太原律师


劳动纠纷大量涉及欠发工资、单方解聘支付经济补偿金、未签劳动合同要双倍工资。在起诉时要围绕这三方面来组织证据。签发工资可以举证上一年度的工资总额,然后再证明这个年度收到多少工资;单方解聘主要是些录音证据,因为如果对方给单方解聘的手续的话,一般就会把补偿金给清楚,如果不给补偿金那多是没有单方解聘的手续,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自己去准备一些证据。太原著名律师


总的来说劳动纠纷作为劳动者一方是容易打的,法官等也都站在劳动者一方,除非很确定的劳动者不占优势,那么都或多或少会让劳动者得到一些补偿。


这个案件我还要夸奖一下承办的法官。这个法官年龄应该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相当认真和正派。开庭时不仅耐心和认真,书写判决也有理有据,争议焦点逐一论述,是一个非常难得、难见的法官。一个县城有这样的法官,是人民的福气。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接受姚谙和的委托,担任其诉讼代理人出庭参与诉讼,现就本案的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请予以考虑:


第一部分 根据被告主张

     根据被告所述,被告是按照每月发12000元,年底付清25万元的工资发放形式发放工资,那么12月×12000月/月=144000,年底应付的工资应为106000元,两者相加即为250000元。


 一、姚谙和是在20171231日离职的

根据被告方提供的证据“中晋太行炼化公司离职人员交接审批表”及“劳动合同关系解除协议书”可知,姚谙和的离职时间是2017年12月31日。


因此不存在如被告所答辩的“姚谙和未满一年提前离职,因此不予考核”的情况。


二、被告的工资是按照公历年度结算的

 原告向法庭提供了一组证据,即原告的工资存折上收到的工资。经过对该工资统计,可知被告对原告是按照公历年度结算的,即每个公历年度结束后,结清该年度的年薪工资。


虽然原告是在2016年7月到被告处工作,但是从对方提供的证据“劳动合同关系解除协议书”可知,原告在2010年3月即已经到被告处工作,因此多年下来为了符合各项统计要求,原告与被告的年薪酬是按照公历年度予以发放和结算的。


此外从另外一份证据,即原告方提供的“左权永兴煤化有限责任公司外聘人员2015年11月-2016年7月15日欠发工资明细表”可知,在该表中向姚谙和一笔支付了159000元,该笔钱即是2015年度年底应发的106000元,加上2016年7月15日发的2016年前半年的106000元的一半即53000元。到2016年年底再发53000元即将2016年的年薪支付完毕(根据工资统计该年度年底支付了税后44697.30元)


三、2017年度尚欠发姚谙和税前工资118000

根据以上分析,可知2017年度12月份的税前12000元工资未付,年底106000元工资未付,因此欠发原告工资118000元。


四、被告所提交的《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关于修订<薪酬管理办法>的通知》,以及所主张的《薪酬考核办法》是其伪造和莫须有的证据,依法不能成为本案的证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法建立和完善劳动规章制度,保障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履行劳动义务。


用人单位在制定、修改或者决定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


在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实施过程中,工会或者职工认为不适当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通过协商予以修改完善。


用人单位应当将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


而对方提供的所谓的对薪酬管理办法的修订通知,是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被告并未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该通知经过了职代会的讨论和协商并由职代会提出了修改方案,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通知予以了公示和通知了原告。因此该通知不具有法律效力,不具有合法性,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

此外,该通知是在薪酬考核管理办法发布后不到一个月后发布即2016年9月6日发布,这显然与常理不服;而且薪酬考核办法的盖章发布单位是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而该通知的盖章发布单位是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


而且该修订内容也非常不公平,修订通知讲到,如果年薪员工因个人原因离职,且工作未满一个年限的,就不给予剩余工资。这显然与公平、公正的原则相违背。工作不满年限,可以扣发相应的工资,而不能擅自违反合同的约定否认员工的年薪。


以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对审核证据的规定,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和逻辑推理,可知修订通知不仅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显然是被告方为应付本次诉讼而专门伪造用于欺骗法庭的。


五、至少在201781日起至201712月期间,被告未与原告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

庭审中,被告向法庭提交了一份非原告签署但落款却是原告名字的劳动合同,妄想证明在此期间被告与原告签署了劳动合同。且被告为了掩饰他们伪造合同、伪造证据的行为,向法庭提供了两名被告公司员工作为证人,要证明合同落款的签字是经过姚谙和同意签上去的。原告认为,这是被告伪造证据的行为,目的是掩饰其未与原告签署书面劳动合同的事实,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理由如下:


1.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与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厉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本案中被告用来证明该签字是经过姚谙和委托授权的这一事实的证据,就是该证人证言,再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虽然为两个人,但他们证明的内容都是一致的,且性质都是一样的——即他们都是被告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的员工。这显然具有厉害关系,因为他们在中晋炼化工作,必然受到中晋炼化的影响和压力,他们作证与否必然会影响他们的工作和收入。这种压力就影响了他们证词的真实性和客观性。


两名证人中其中一人旁听了庭审,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八条之规定,证人是不能旁听庭审的。因此其中一人(樊志强)的证言因为不具有合法性因此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即使能作为合法的证据,也因为与被告有厉害关系因此单凭所谓的证人证言不能认定被告所要主张的案件事实。


2. 该伪造的劳动合同与姚谙和的工作日志不符

姚谙和的工作日志,清楚记着姚谙和于2017年7月28日在公司审核项目文件。这样的工作只可能在办公室电脑上进行。因此该证据显示姚谙和在公司工作,被告的主张与实际情况矛盾。


综上,如果按照25万元年薪计算,则月工资为20833元,那么在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被告应向原告支付双倍工资即另行支付20833×4=83332元。


     六、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经济赔偿金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或者经济补偿;劳动报酬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应当支付其差额部分;逾期不支付的,责令用人单位按应付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国家规定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的;


 如上即使按照被告所述,尚欠原告姚谙和工资118000元,按照80%的标准计算经济赔偿金为94400元。


综上,被告应向原告支付欠发工资、双倍工资、经济赔偿金共计295732元。


第二部分  根据原告主张

     一、被告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尚欠原告工资308930.4

(一)姚谙和的工资应当根据《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薪酬管理办法》确定

     我方提供的证据《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关于下发<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薪酬管理办法>的通知》(该证据庭审质证时真实性和关联性经对方予以认可)中,《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薪酬管理办法》(2016年8月9日通过)第三条:各级薪酬管理职责规定:1. 集团公司时全集团薪酬政策的制定者,负责公司薪酬战略规划,薪酬发展目标、薪酬定为等工作,集团公司支持和鼓励各子公司在薪酬管理上的创新,鼓励和支持各子公司学习最先进的经验、运用最新的管理理论,在集团公司薪酬制度精神指导下,敢为人先,不断创新。2. 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是权集团薪酬政策的管理部门,负责根据公司薪酬规划,编制并不断完善公司薪酬管理办法;对全公司的薪酬管理进行指导、监督、检查;对集团本部中层以下员工的薪酬有审核权、建议权。


此外,该文件在附件三中,明确规定了《高管管理人员岗位职系表》,在该表中对高管人员的工资做了详细规定,根据该职系表,能够明确原告姚谙和的月工资为28920元。


由此可知,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下发的该文件是其子公司高管人员薪酬的依据。


(二)中晋太行炼化公司为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我方提供的证据——工商登记档案,可知中晋太行炼化公司就一个股东,就是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因此中晋太行炼化公司属于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因此,根据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的文件,可知其薪酬管理办法适用于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的高管,包括总工程师姚谙和。


(三)姚谙和被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于2016726日聘任为总工程师及技术部长,任期为3

根据我方提供的证据《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董事会关于对巨世兵等同志职务任命的通知》、《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关于对姚谙和等同志聘任职务的通知》可知,原告姚谙和分别被聘任为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的总工程师和技术部长(兼任),任期三年,自2016年7月26日至2019年7月25日止。


(四)根据《中晋冶金科技有限公司薪酬管理办法》的规定,姚谙和作为一级子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其月工资为28920

在薪酬管理办法附件三《高管管理人员岗位职系表》中规定了一级子公司总工程师的薪酬计算办法。


其中规定:公司薪酬基数,依据所在省、直辖市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结合当地同行业薪酬标准设计,其中左权县委山西三类地区二级工资标准,基数为1200元/月;


工作经验系数指员工在同岗位、同职务连续从事工作时间在工资上的系数认定;


工龄系数指员工在集团公司范围内工作的工龄在工资上的系数认定。鉴于永兴煤化有限公司入职到集团范围内工作的员工的历史特殊性,公司特许认可其工作年限,并计算相应的工龄系数。


姚谙和工资的计算方式具体为:一级子公司总工程师系数是23,本科学历系数0.2,高级工程师高级职称系数是0.5,5年以上本岗位工作经验加0.2,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工龄系数是0.2,以上系数相加得总系数为24.1。24.1乘以1200元/月等于28920元。


从2016年7月26日至2017年11月,结合公司给姚谙和的实发工资,可知尚欠姚谙和工资为308930.4元。


二、被告未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当支付双倍工资

至少在201781日起至201712月期间,被告未与原告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

庭审中,被告向法庭提交了一份非原告签署但落款却是原告名字的劳动合同,妄想证明在此期间被告与原告签署了劳动合同。且被告为了掩饰他们伪造合同、伪造证据的行为,向法庭提供了两名被告公司员工作为证人,要证明合同落款的签字是经过姚谙和同意签上去的。原告认为,这是被告伪造证据的行为,目的是掩饰其未与原告签署书面劳动合同的事实,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理由如下:


1.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与一方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厉害关系的证人出具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本案中被告用来证明该签字是经过姚谙和委托授权的这一事实的证据,就是该证人证言,再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虽然为两个人,但他们证明的内容都是一致的,且性质都是一样的——即他们都是被告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的员工。这显然具有厉害关系,因为他们在中晋炼化工作,必然受到中晋炼化的影响和压力,他们作证与否必然会影响他们的工作和收入。这种压力就影响了他们证词的真实性和客观性。


两名证人中其中一人旁听了庭审,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八条之规定,证人是不能旁听庭审的。因此其中一人(樊志强)的证言因为不具有合法性因此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即使能作为合法的证据,也因为与被告有厉害关系因此单凭所谓的证人证言不能认定被告所要主张的案件事实。


2. 该伪造的劳动合同与姚谙和的工作日志不符

姚谙和的工作日志,清楚记着姚谙和于2017年7月28日在公司审核项目文件。这样的工作只可能在办公室电脑上进行。因此该证据显示姚谙和在公司工作,被告的主张与实际情况矛盾。


因此,可以明确在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被告未与姚谙和签订劳动合同。因此应当向姚谙和支付双倍工资,即28920×4=115680元。


三、被告拖欠原告工资导致原告离职因此应付经济补偿金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6条规定,用人单位因为拖欠劳动者工资而导致劳动者离职的,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根据被告提供证据“劳动合同关系解除协议书”可知,姚谙和在被告处入职时间为2010年3月,截止2017年12月31日离职,姚谙和在被告处工作时间为7年9个月,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7条的规定,应该补偿8个月的月平均工资,即28920×8=231360元。


四、被告拖欠原告工资因此应付经济赔偿金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或者经济补偿;劳动报酬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应当支付其差额部分;逾期不支付的,责令用人单位按应付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国家规定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的;


 如上即使按照被告所述,尚欠原告姚谙和工资308930.4元,按照90%的标准计算经济赔偿金为278037.36元。


第三部分  关于诉讼时效

原告未超过仲裁时效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前款规定的仲裁时效,因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当事人主张权利,或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或者对方当事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仲裁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www.tylyfls.cn 


根据原告提供的公证证据可知,原告在2018年6月13日向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巨世峰通(有工商登记资料为证)过手机短信的方式主张自己的劳动报酬等权利。找太原著名律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16条之规定,手机短信属于电子数据,是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定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9条之规定,已未有效公证文书证明的事实无需举证。本案手机短信息已经经太原市城南公证处予以公证;因此事实是原告姚谙和最早于2018年6月13日向被告中晋太行炼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巨世峰主张劳动报酬等权利,因此原告姚谙和向被告主张劳动报酬等权利的诉讼时效应当至少从2018年6月13日开始计算,而原告提起仲裁的时间是2018年4月25日,因此原告的起诉和提起仲裁均未超过诉讼时效。


以上,请法庭予以考虑。

                                原告代理人:

2019年6月


后记:

 本案中,我已经举证证明了对方欠发的工资,因为有打款记录,但是因为打款记录需要统计,所以法院还是要求用人单位出具了一份欠发工资的说明,用人单位倒是诚实的出了这么一份,那么要回欠发工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是我们还要经济补偿金、未签合同的双倍工资及赔偿金。经济补偿金因为有签署的自动离职协议,我们就以因为没有发工资为由我们不得已而自动离职的,这样就给要经济补偿金留下了依据,因为毕竟对方确实没有发应发的工资。但这一点,我的委托人还是比较诚实的,他在法庭上也承认了之所以离职不是因为不发工资,而是因为干的不顺心。太原找著名律师


关于双倍工资因为对方提供了一份代签劳动合同,但显然这个劳动签署的有问题。找太原律师


最后法院给我们折中了一下,虽然离我们索要的上百万的金额相差甚多,但是我们主要目的还是要回工资及给一定的补偿。金额要那么多是因为不收诉讼费,而这些很高的金额必然会给法院和对方形成心理压力。太原找律师


所以,基本上实现了我们的诉讼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