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孙佛英死亡赔偿案——突发事件应当及时报警

2020-2-25 23:31:16      点击:

前言:

这是个典型的损害赔偿类的案件,而且是相对复杂的案件。复杂性体现在伤害事件复杂:这是一个在安装空调时不幸中电死亡的案件,那么就涉及是自己操作不当呢,还是产品质量问题。所以,我们起诉是按照产品质量问题起诉的,因为生产厂家是全国企业,赔偿肯定不成问题,所以我们想让这个广东的美的公司来赔偿;还体现在赔偿主体多。赔偿主体我们最初是定的美的公司和美的公司在平遥的代理商。但是后来,在法官的建议下,经过思考又追加了当时在一块干活的工友、还有当时安装空调的旅店;还体现在权利人多。受害人死亡后,其有妻子、两个孩子、父母,这样就五个权利人。所以,但最复杂的还是以什么理由来要求赔偿,以产品侵权要求赔偿,那被告就是美的公司和代理商。以根据过错确定的普通侵权,那赔偿主体就是以上各个主体。太原律师


 这里就存在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讲的。一个律师你必须去猜测、揣摩法官的所思所想,但问题是你并不能全部搞清法官的用意。因为毕竟是两个人。而且对法律的理解都不一样,所以你经常想不到法官会想什么。在这个案件,我就想不到法官会让工友和安装空调的旅店来赔偿。而且想不到他认为美的公司没有责任。太原著名律师


本案还经过了鉴定,鉴定结果是空调不存在问题。但是我们不是说空调质量有问题,我们主要的理由是美的公司管理不善,导致他们的代理商使用不具有安装资质的受害人来安装空调。所以,这是我们主要的理由。但是,不知法官为什么没有让美的公司总部来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而是让在平遥的代理商来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


这让我自然就想到,法官还是很惧怕大公司的。就像我上篇文章里说的,不管你是私营的还是国企,只要公司大,法官就会认为有背景,他们就有所忌惮。


最后受害人也承担了一定的责任。好在最后委托人对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律师接受原告章薇、李增辰、张清梅的委托,担任其诉讼代理人出庭代理诉讼,现就本案的事实与法律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予以考虑:


     一、被告广东美的制冷设备有限公司(简称美的公司)应当对孙佛英的死亡承担主要赔偿责任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为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我国民法通则也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可知决定是否承担民事责任、由谁承担民事责任的法律依据是看损害是由谁的过错导致的。


(一)根据我国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本案的证据证明,安装空调的义务是生产厂家美的公司

根据《国家标准房间空气调节器安装规范GB17790-1999》第1条规定:“本标准规定了房间空气调节器产品出厂后,为用户安装时所涉及的人身、财产安全、周围环境和实现房间空气调节器预定功能及安装人员资格确认等要求。”


另根据美的空调安装规范可知,将空调售出后进行安装的义务属于被安装空调的生产厂家,在本案中即美的公司。


另外,根据被告安网电气商行经营者古银白在回答公安机关的询问时,在询问笔录中明确作证道:“……但招聘的工人必须报山西总售后服务部备案,备案后就将工人的档案输入电脑系统,总公司是认可知道的。每安装一台工人将校验码抄回来后,我们经销商再将校验码录入美的空调电脑系统,月底总公司就将安装费用打到我们经销商的卡里了。”由此可知,安装空调的费用是被告美的公司支付的,这一点在开庭时也得到了美的公司代理人的认可,因此,美的公司对其售出的空调具有法定的安装义务。


(二)根据我国法律法规、及行业规范的规定,安装空调必须由具有专门资质的安装人员来进行安装

根据我国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美的公司自己安装规范的规定,可知安装空调的工作人员必须是具有“空调器安装从业资格证书”的人员。根据国家标准空调器安装规范第3.5条的规定:“专业安装人员:具有一定基础知识、技术经验和空调器安装从业资格证书,并被授予以安全的方式完成空调安装任务的人员。”美的公司的“空调器安装规范”在“电气要求部分”第1条款规定:“空调器是功率较大、重量较重的家电产品,牵涉到电气操作安全、机械操作安全和其他影响人身安全的问题,必须由经过相关培训并且持有空调安装上岗证的专业人员进行安装。”


同样,根据安网电气商行经营者古银白的证词可知,现实中美的公司也是这么要求他的经销商的。古银白在对公安机关所做的证词中明确证明:“问:美的总公司是否允许未备案的人员进行空调的安装维修服务?答:不允许。”


(三)被告安网电气在明知武慧国、孙佛英没有安装资质的情况下,依然让武慧国、孙佛英安装其售出的美的空调

同上,在安网电气的经营者古银白为公安做的证词中:“公安问:那你既然知道不允许未备案人员负责安装,为什么还要用武慧国来安装?答:因为这档业务是武慧国给我介绍的,而且我们俩以前就认识并已经合作过两次,武慧国的前提就是介绍业务必须由他来挣安装费。所以我就让武慧国安装了。”


在针对孙佛英安装的问题时:“公安问:那你以前是否见过死者?答:见过两次。第一次是大约三月份我卖了一台空调联系武慧国去安装,将空调送到买方时见王智忠和那个死亡男子在一起;第二次就是给瑞和轩宾馆送空调时,去了发现武慧国和那名死者正在组装空调。”


由以上证据可知,被告安网电气的经营者古银白在明知道武慧国、孙佛英没有资质,并不是经美的公司备案认可的情况下,依然将安装空调的工作交由他们来进行,依然允许他们去安装安网电气售出的空调。


(四)安网电气商行违规使用没有资质的武慧国、孙佛英安装空调的行为,应当由美的公司承担责任

就安网电气商行与美的公司之间的关系,可以从古银白的证词中得知:“……空调维修需要客户拨打服务热线4008899315,即使客人直接联系我们店,我也会让客人拨打服务热线,因为维修属于售后服务,需要给售后工作人员付工资,工资是佛山总公司付的不是我们店付。我们只负责安排售后工人出勤。安装也属于售后的一种服务,但安装的工人是经销商负责招聘,但招聘的工人必须报山西总售后服务部备案,备案后就将工人的档案输入电脑系统,总公司是认可知道的。每安装一台工人将校验码抄回来后,我们经销商再将校验码录入美的空调电脑系统,月底总公司就将安装费用打到我们经销商的卡里了。”


根据以上证词可知,所有安装及其他售后服务的费用是总公司承担的,经销商负责招聘安装服务工作人员,并要报经总公司备案。在有售后、安装工作时,由当地经销商指派经其招聘并经总公司认可的售后、安装工作人员具体进行售后、安装工作,安装、售后工作人员的报酬则由总公司承担。


由此可见,美的公司的安装义务,以及使用具有资质的工作人员进行安装的义务,是美的公司根据其工作需要,由美的公司委托其遍布全国各地的经销商来实现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经销商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违反了美的公司的规定,使用了不符合资质的安装工人进行安装,那么对外承担责任的应当是美的公司。至于美的公司在承担责任后,如果根据其与经销商之间的协议来要求经销商赔偿,那属于美的公司与经销商之间的合同纠纷,与本案的审理无关。


综上,美的公司对空调具有安装义务,并且具有使用具有资质工作人员进行安装的义务,但在本次涉案空调安装中,美的公司违反了法定义务,使用了不具有资质额武慧国、孙佛英安装空调,最终导致孙佛英触电死亡。因此,美的公司对孙佛英的死亡具有过错,应当承担赔偿义务。


二、孙佛英死亡的原因

根据我方向法庭提交的证据,由平遥县公安局出具的《关于孙佛英死亡情况的说明》,在这份说明中法医明确鉴定为孙佛英系中电电击死亡。因为孙佛英“左手腕前侧可见一典型电流斑,死者生前受电流损伤”。其实不论是电击死亡还是、摔伤后死亡,都不可否认孙佛英是因为遭受电击后才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因此遭受电击是其致死的唯一原因。


之所以遭受电击,可能的两种情况是空调安装不规范,导致异常触电;或者安装、操作行为不规范导致触电。不论是以上哪种原因导致的触电,直接原因都是因为美的公司使用不具有资质的武慧国、孙佛英安装空调,导致安装不规范,进而不规范的安装行为导致触电发生,最后因触电导致孙佛英死亡。


因此,从孙佛英死亡原因上分析,可知其死亡是因为美的公司的过错造成的,该过错即是使用不具备资质的孙佛英和武慧国安装美的空调。


三、孙佛英的行为没有过错。

如上所述,可知不论在国家标准的空调器安装规范中,还是美的公司自己的空调安装规范中,都将安装空调的义务确定为生产厂家。既然在安装空调的过程中,厂家具有完全的主动权和掌控权——即只有厂家能够决定由谁来安装空调,那么确保安装空调的工作人员为具有资质的人员这一义务,也就只有厂家才能够完成。也就是说,只要厂家遵守我国法律法规的规定,就能够完全杜绝不具有资质的人员去安装空调这一现象,就能杜绝本次事故的发生。但是因为厂家没有遵守这一规定,所以才导致本次事故发生。


而在这一事件中,受害人孙佛英未违反任何法律、法规、公序良俗,他的行为符合社会一般观念对一个普通公民所要求的行为准则。因此,他没有任何过错,也无需对自己的死亡承担任何责任。


四、孙佛英、武慧国与美的公司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

在理论和实务界通常是这样认定雇佣关系的:“首先,要看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否是一方提供劳务,另一方支付报酬;其次,要看是否存在隶属关系。一般认为,如果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的关系,并由一方指定工作场所、提供劳动工具或设备,限定工作时间,且所提供的劳动是另一方生产经营活动的组成部分的,可以认定双方系雇佣关系,这与加工承揽合同关系区别明显。”


在本案中,孙佛英、武慧国属于提供劳务的一方,而美的公司属于支付报酬的一方;美的公司对武慧国、孙佛英存在隶属关系,因为他们提供的劳务是美的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中的组成部分。


同时,根据古银白的证词,可知美的公司对安装工作人员,是按照劳动关系来管理和对待的。因为,美的公司要求经销商招聘售后人员,并向美的公司备案。


综上,孙佛英和美的公司、安网电气商行,之间只能是一种雇佣关系,而不是承揽关系。孙佛英因为从事雇佣活动而死亡,那么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五、抄校验码是安装行为的一部分

如前所述,在安装完毕后,安装工作人员要启动空调抄写校验码,然后凭抄写的校验码来获得工资。这个程序是安网电气的经营者在证词中如实供述的。而且,根据鉴定结果可知,案发时这台涉案空调无法正常运转,因此无法显示校验码。作为实际安装了此台空调的孙佛英和武慧国,将这台空调调整正常是他们的安装工作的持续。


因此,安网电气的代理人法庭上说抄校验码的行为不是安装行为,这纯粹是狡辩。


六、原告方没有任何撤诉行为

庭审时安网电气的代理人数次说到原告律师撤销对武慧国、瑞和轩起诉的行为。这是其混淆是非、理屈词穷的表现。因为开庭过程中三名原告均在场,三名原告并未向法庭正式提出撤诉申请。


七、赔偿金额的计算

    山西省2017年度的各项国民经济统计数据如下:全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132元,增长6.5%,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8404元,增长8.3%;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788元,增长7.0%,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8424元,增长4.9%。按全省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组,城镇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1877元,增长8.8%;农村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873元,增长15.5%。城镇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即居民家庭食品消费支出占家庭消费支出的比重)23.1%,农

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27.4%。


1.  死亡赔偿金:孙佛英出生于1984年8月16日,2017年5月10日死亡。根据山西省2017年度国民经济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山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132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标准,死亡赔偿金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132×20年=582640元;


    2. 丧葬费: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根据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山西省公安厅《关于转发山西省2017年有关统计数据的通知》,2017年山西省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61547元。

这样丧葬费为:61547元÷12×6年=30773.5元;


3. 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计算至18周岁。

① 孙设智。2014年11月14日出生。案发2017年5月10日,孙设智为2岁5月零26天。至18岁还差15年6个月多,按照16年计算。

山西省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18404元。

孙设智抚养费为:18404×16年÷2=147232元。


② 孙经含。2012年11月25日出生。案发2017年5月10日,孙经含为4岁5月零15天。至18岁还差13年6月多,按照14年计算。

孙经含抚养费为:18404元×14年÷2=128828元。


③ 李增臣1952年7月11日出生,案发2017年5月10日,李增臣66岁零10个月,按14年计算。18404元×14年÷2=128828元


④ 张清梅1953年1月9日出生。案发时64岁,按16年计算18404×16年÷2=147232元。


以上共计:死亡赔偿金547040元+丧葬费30773.5元+抚养费孙经含118951元+抚养费孙设智135944元=829422.5元。


以上共计:死亡赔偿金582640元+丧葬费30773.5元+抚养费孙经含128828+抚养费孙设智147232元+李增辰扶养费128828元+张青梅扶养费147232元=1165533.5元。


后记:

庭审要习惯两种方式,一是你畅所欲言的发言方式,二是你一字一句的发言方式。前者是书记员记忆快速、熟练,知道哪些需要记哪些不需要记;后者是书记员不熟练,需要你一字一句的发表意见,他才能一字一句的都记上;这两种方式必须都适应,不然会说不出话来。


这个案件最终法官判处除了美的公司外的其他被告都承担责任,包括受害人。但最终家属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个案件之所以比较顺利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出事后,在场的人报了110,110警察来了后治安大队的民警对各方都进行了细致的调查,包括询问了代理商老板、工友、旅馆的主人,以及对死亡原因还进行了初步的鉴定,结论是遭遇过电击。可以说是按照一个刑事案件来调查的。然后我们去治安大队将这些资料都调了出来。这些笔录就作为我们认定本案事实及各方过错的有利证据。如果没有这些笔录,那么作为原告方的举证责任就会相当的复杂。所以,这里还要感谢治安大队的警察。找太原著名律师


由此也给我们一个经验,如果发生突发事故,尤其是有死亡的突发事故,一定要报110,他们来了后很大可能会做一定程度的调查,至少要记录事发的过程。那么这个调查就成为了受害人将来起诉的证据。太原找著名律师


后来,这个案子对方又上诉,我征求了家里的意见家里没有上诉,经过二审,可知如果上诉了,二审法官是有可能判美的公司承担责任的。找太原律师


由此也可知,上诉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哪些案件可以上诉,哪些案件不需要上诉,需要仔细的斟酌。太原找律师


还有一个花絮是,最后庭审结束时,法官问原告愿不愿意法院调解,我当时犹豫后回答愿意;不出预料各被告都说不愿意调解。这让原告及作为原告的律师感觉很尴尬,感觉被羞辱了一样。所以后来,我考虑,当发生类似的情况时,你可以说“我估计他们肯定不愿意调解,但是为了配合法院的工作我方愿意调解”。这种说话方式就能避免尴尬,还让你显得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