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完颜国非法拘禁案——大型案件尤其应该注重一审

2020-2-25 23:05:32      点击:

前言:

     之前说过,一个人数很多的案件,绝对应该将一审作为重点,一审应当花大的力气。本案的当事人我认为量刑过重,也可能与扫黑除恶有关系,在这种背景下,导致量刑过重。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本案的本质上,实际上是一个欠债的人精神压力过大,被他老婆抛弃。当然要债的人手段也有些过。最终导致,受害人自杀。然而他自杀是有多方原因的,主要源自长期的负债,以及他妻子对他的不闻不问。甚至他妻子只要能让债主不逼债,哪怕把他当人质也无所谓,正是这种情况导致本人精神压力过大。太原刑事律师


实际上,借款人本身也牵涉了非吸案件,也被立案调查,事情的本质不应该是这样。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不管怎么样是构成非法拘禁了,也发生了严重后果,但是量刑确实过重了。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律师接受完颜国及其近亲属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为其辩护,现就本案的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太原著名律师


     本案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量刑更是畸重。太原律师

     一、原审判决在认定武一礼是否自愿去大富金融公司时未考虑如下事实:

    (一)李拴明证词证明武一礼是自愿待在大富金融公司的

     在2017年12月7日上午9时11分,武一礼与李拴明有微信交流。这个交流能够证明武一礼能够自由地和外界联系,如果他是被迫的,是被史立东等人非法拘禁的,那么他完全可以通过通讯工具向外界联系和报案。如果史立东等人想非法拘禁他,那么也不会将通讯工具让其保留和使用。太原辩护律师


(二)员尔俊的证词证明让武一礼到大富金融公司是史立东、员尔俊、武一礼三方同意的

员尔俊在2017年12月20号证词中陈述:“……他问我钱的事,我让他坚持一下。我知道他在榆次晋商国际楼9楼大富金融公司,还有武一礼给我发了个微信位置好像是在晋中市工商局宿舍。”


在2018年1月9日证词中陈述:“……他只是鼓励我让我赶快还钱,我也一直安慰他让他坚持。” 太原刑辩律师



以上证词表明,让武一礼在大富金融公司时员尔俊、武一礼、史立东三方是同意的,这么做的目的是员尔俊想以此推迟还款的期限。否则员尔俊完全可以报警。此前,武一礼见过崔保云报案的过程,知道警察对此处理是非常迅速和高效的,只要报警他马上就能得到警察解救。而武一礼见证的崔保云的报案过程,武一礼事后向员尔俊也完整陈述过,员尔俊也很清楚只要报警武一礼就能迅速得到警方的解救。但是他们都没有选择报警,这一点足以说明武一礼待在史立东处,是武一礼和员尔俊共同同意的,没有被强迫的情况存在。


二、原审判决在认定武一礼跳楼自杀的原因时未考虑员尔俊所欠巨额债务情况以及家庭尤其员尔俊对他的冷漠和绝情

员尔俊并不是普通的农民或者工商业经营者。她目前因为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太谷县法院正在审理。所以她并不是一个守法公民。作为一个普通小型企业的经营者,怎么会需要这么大的资金呢?这些资金真的是用于生产经营了吗?显然不是,不然不会被以非法集资或者集资诈骗追究刑事责任。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员尔俊的丈夫武一礼,他是不是迫于这个巨额债务以及无数个要债人的要债、偿债的压力才选择了自杀呢?


如果武一礼是普通的人,推断史立东等人的要债行为是导致其自杀的主因还可以理解,但现在员尔俊、武一礼面临的不仅仅是史立东等人这几十万元的债务,而是高达上千万元的债务及大量的债务人。这种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另外从家庭的角度讲,有证据表明武一礼在家里是不被员尔俊所尊重的。员尔俊借下巨额债务却能一走了之、不知去向,却将武一礼推到了最前面去直接面对各个债主的催债压力,甚至不惜让武一礼遭受各种追债人的人格侮辱。显然这些钱也不在武一礼的掌控下,但是所有的压力却都要由武一礼来承担。


员尔俊毫无缘由地借下的巨额债务并没有用到生产经营上,这些钱要么是被她已经挥霍、要么是被她非法据为己有;她对此不仅没有责任心,反而却宁愿让武一礼去债主那打工还债、宁愿让武一礼蒙受羞辱,也不愿意偿还债务让他老公回家过上正常的生活。甚至只要债主能因此不向她要债,她就宁愿让武一礼一直这样受尽屈辱地生活下去。可以说,武一礼已经被她当作一个可以让她不择手段攫取财富的工具,只要能让她不还钱她宁愿让武一礼永远去做人质,丝毫不顾及他的内心感受和心理的痛苦。


这一点从卷宗中他们之间的微信对话可以看出来。在对话中武一礼催问员尔俊还钱的事,目的是让她快点还钱,自己渴望能早点回家;而员尔俊却让他坚持一下。似乎只要债主能因此不催债,她就要对武一礼不管不顾一直让他这样待下去。所以,正是妻子对他的毫无亲情的冷漠和无视,再加上上千万的债务,一下次摧毁了武一礼生活下去的信心,导致他在悲伤和绝望中自杀。


在这种情况下,认为武一礼自杀仅是因为史立东的要债行为导致,显然是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的,是不符合逻辑和经验的。


三、原审法院在量刑时完全未考虑谅解、赔偿、从犯以及完颜国的自首行为

(一)完颜国有自首行为

根据我国刑法以及司法解释关于自首的规定,可知构成自首需要“主动投案”和“如实供诉主要犯罪事实”这两个条件。


根据办案部门出具的到归案说明,可知完颜国是被民警口头传唤至开发区刑警大队。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明确规定:“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收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规定:“对于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传唤到犯罪嫌疑人所在的市、县内指定地点或者到他的住处进行讯问,但是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侦查机关的证明文件。”可以看出,传唤仅能以书面方式进行,口头传唤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传唤,更不是讯问和强制措施。因此,毋庸置疑,凡经口头传唤即自动到案的犯罪嫌疑人,均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最高人民法院自首、立功司法解释案例指导语理解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编著;张军、黄儿梅/主编)第24页)


完颜国主动投案后,在投案的当天15时即做了第一份讯问笔录,在该笔录中完颜国就供述了武一礼是因为欠大富公司的债而被其与史立东于2017年12月1日带到公司,在公司期间与他们一起居住在消防队宿舍等这些主要事实。结合公诉机关对史立东等的指控,结合原审法院的判决,可知完颜国基本上如实供诉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


综上,完颜国自动投案,且如实供诉自己的“犯罪”事实,应当构成自首。但是原审判决却完全没有考虑这点。


(二)完颜国是从犯

根据《全国部分法院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的规定,主犯是指:在共同犯罪中,为主出资者、赃款所有者或者起意、策划、纠集、组织、雇佣、指使他人参与犯罪的是主犯;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在本案中,可知成立大富公司、向大富公司出资的人是史立东、史修耀、周峰,发放的贷款、收取的利息都属于史立东、史修耀、周峰所有,完颜国只是一名领取固定工资的员工,在工作中他不得不听从史立东的指挥和安排,因此在本案中属于起次要和辅助作用。


(三)完颜国等人在赔偿了员尔俊50万元后已经得到其谅解,原审判决已经对此作出了认定

四、原审判决在量刑上完全没有考虑完颜国具有的以上各种从轻处罚量刑情节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四条第(四)项(非法拘禁)规定:至一人死亡的,在十年至十二年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www.tylyfls.cn


第三条第10项规定: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自首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及时性和稳定性,悔罪表现等情况,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www.shanxitaozhai.com


第15项规定: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认罪、悔罪程度以及被害人谅解原因等情况,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找太原著名律师


综合以上两条量刑情节,先不考虑是否构成犯罪的问题,可知对完颜国应当在6至7.2年量刑;即使不考虑从犯的量刑情节,也应当在10年量刑。但是原审判决却量刑多达14年5个月。可见以上法律规定的完颜国具有的几条从轻量刑情节,原审判决可以说丝毫没有考虑,这显然是明显的有法不依。太原找著名律师


综上,辩护人认为武一礼去大富公司是其自愿的,是和员尔俊商量一致并经史立东等同意的结果。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武一礼的人身自由未被限制,自然不构成非法拘禁行为,更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退一步讲,即使构成非法拘禁,显然完颜国的量刑应当是6至7年,或至多是10年,而完全不应当是原审判决所定的14年又5个月。



                                     辩护人:

2019年4月

后记:

如前所述,虽然案子定性没问题,但是量刑过重。这都是因为扫黑除恶的问题。法院法官判案是不能给与压力的,政府应该考虑到这一点,法官依法判案就可以了,但是一旦给与压力,就很难做到依法办案,而是将不够罪的硬够罪,量刑应轻的量刑过重。法院审理案件,有了差错的话是最能影响当事人的基本权利的。找太原律师


实际上扫黑除恶的目的也是依法办案,但是从上之下,层层加码,导致法院不得不量刑过重才能觉得是在认真执行扫黑除恶的运动,依法判案反而会被认为不是支持扫黑除恶。太原找律师


可是扫黑除恶的本意是将他们依法治罪,依法治罪已经能够达到扫黑除恶的目的了。所以不是要加重处罚。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就演变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