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张夏雨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达成谅解协议的最稳妥时机

2020/2/26 21:45:58      点击:

前言:

生活中的风险有多大。如果你和一个人发生纠纷,你推了他一下,他不小心摔倒,然后头磕到地上导致死亡,那么你可能就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这种情况的伤害一般会判十到十五年之间。


其实严格来说,这应该定过失致人死亡。但是一审的时候没有加大力度从这方面辩护,导致判了故意伤害。其实,这种情况下判过失致人死亡的案例也有。南京著名刑事律师


但是,就如我之前说的,在二审的时候,法官很难做这么大的改变,即使他们心里这样认为,但这种改变法官还是要承受不少东西的。这需要法官有相当的担当,视法律为信仰,还需要法官的庭长等也都这么看,这才能行。南京刑事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接受被告人及其近亲属委托,担任其辩护人现就本案有关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予考虑。www.tylyfls.cn


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不构成故意伤害罪,而应为过失致人死亡罪

(一)张夏雨并没有故意伤害被害人主观故意

我国刑法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行为人要有故意伤害的主观故意。然而本案中,张夏雨并不具有这种故意。南京刑事辩护律师


从行为上来说,根据庭审调查,可知张夏雨仅用左手拍打了被害人脸一下,这种行为客观上并不能造成身体生理机能的损害。“如果行为人仅具有殴打的意图,旨在造成被害人暂时的肉体疼痛或者轻微的神经刺激,则不能认定有伤害的故意。因此,在仅出于一般殴打意图而无伤害故意的情况下,造成他人伤害的,不宜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法律出版社,张明楷著《刑法学》第857页)” 南京辩护律师


由于张夏雨实施的行为是推搡、至多是殴打行为,这种行为只能造成被害人暂时的肉体疼痛或者轻微的神经刺激,因此不能表明张夏雨具有故意伤害的故意。南京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二)并不是张夏雨的行为直接导致了被告的死亡和伤害

“故意伤害致死的成立,首先要求伤害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具有直接性因果关系。亦即,要么是伤害行为直接造成死亡结果,要么是伤害行为造成了伤害结果,进而由伤害结果引起死亡。这两种情形都必须是伤害行为所包含的致人死亡危险的直接现实化。行为人实施伤害行为后,被害人介入异常行为导致死亡的,不能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法律出版社,张明楷著《刑法学》第857页)”


本案中,并不是张夏雨在被害人脸上的拍打行为导致被害人死亡的。而是因为介入了异常行为——即被害人不幸摔倒,并不幸头部磕地导致头部损伤,进而导致死亡的。南京著名律师


(三)本案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法律出版社,张明楷著《刑法学》第852页)南京律师


本案中张夏雨对被害人实施脸部的拍打行为时,应当预见这种拍打行为可能导致被害人摔倒并进而可能导致被害人头部受伤和死亡,而没有预见,或者他已经预见却轻信能够避免,最终导致了伤害和死亡结果的发生。南京刑辩律师


由此可知,张夏雨的行为符合过失致人死亡行为的主客观构成要件,应当日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www.shanxitaozhai.com


二、本案量刑畸重,远远重于最高院审核的相同案例的量刑

最高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主办的《刑事审判参考》公布的第226号案例“罗靖故意伤害案”该案的具有法律意义的情节与本案完全一致:南京著名律师


“恩平市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2年2月12日(正月初一)下午7时许,被告人罗靖与他人在恩平市圣堂镇马山果场同乡莫庭有家聚会饮酒。晚9时许,罗靖又与他人一同到果场办公楼顶层客厅内打麻将,莫庭友站在旁边观看。由于罗靖在打麻将过程中讲粗话,莫庭友对罗靖进行劝止,二人为此发生争吵。争吵过程中莫庭友推了一下罗靖,罗靖即用右手朝莫庭友左面部打了一拳,接着又用左手掌推莫庭友右肩,致使莫庭友在踉跄后退中后脑部碰撞到门框。在场的他人见状,分别将莫庭友和罗靖抱住。莫庭友被抱住后挣脱出来,前行两步后突然向前跌倒,约两三分钟后即死亡。经法医鉴定,莫庭友后枕部头皮下血肿属钝器伤,系后枕部与钝性物体碰撞所致,血肿位置为受力部位。莫庭友的死因是生前后枕部与钝性物体碰撞及撞后倒地导致挫伤、蛛网膜下腔出血所致,其口唇、下颌部及额下损伤系伤后倒地形成。案发后被告人罗靖自动投案并如是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经过。随后其家属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赔偿协议。南京找著名律师


……被告人辩称其掌推被告人并非出于故意,其行为不够成故意伤害罪的理由不充分,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犯罪后自首并积极赔偿死者家属的部分经济损失,可对其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于2002年5月17日判决:被告人罗靖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如上,本案与最高院审核的案例情节相同,但量刑却相去甚远,这破坏了我国法律适用的统一性,因此应当予以纠正。



                                   张夏雨辩护人:

                                           2016年10月


后记:

结果法官可能意识到了这点,但是依然没有定过失。而是让再给对方点钱,在高院再达成一次谅解,其实之前给过钱了,这次有多给了一点,也不算多,达成谅解后,法官判了大概是十二年。


因为这个案件早了,现在才抽时间把他放网站立,所以记不大清了。南京律师


这个案件还给一个警示,就是一定要尽量在法院达成谅解,因为法官要确定属实,在法院达成的谅解,才是法院轻判的理由,而在检察院达成谅解形式上是检察院减轻起诉的理由,好像检察院已经从轻起诉了,那么法院就不必再从轻判决了。南京找律师


当然法律上就规定一个谅解,不存在检察院谅解和法院谅解,但是现实中确实有这种微妙的差别。所以,以后达成谅解要尽量在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