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刑事辩护 > 本网案例
刑事辩护   
联系我们

赵帅斌猥亵——如何在道德压力下辩护

2019-2-24 10:13:28      点击:

前言:

     刑事辩护对作为辩护人的律师来说,面临着一项挑战。就是如何在一些大家都对被告的行为非常不齿的情况下辩护。比如,拐卖孩子、比如强奸幼女等,这些都是大逆不道、违背人伦的事情,对受害人、对受害人亲属、对社会等都造成了,及其大的伤害,这时候如果辩护不得要领会被人认为,或者本身就成为是对丧尽天良行为的更丧尽天良的狡辩。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所以,这个时候律师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辩护方式,一定要动脑筋采用一种让大家都能理解的,不会对受害人造成二次伤害的,不会被公诉人和法官所不齿的的,但又能真正起到辩护作用的方式方法。

 

本文就是这样一种情况,被告被指控对几岁的小女孩实施了强奸。对成年人被指控实施了强奸大家的反应不会这么强烈。但是对小女孩实施强奸这真是天理难容非常恶心的。作为辩护人的律师这个时候如何工作呢?不采用正确的方式就会成为对丧尽天良行为进行更丧尽天良的狡辩,作为律师的自己的信誉、人格也会丧失殆尽。会被人认为为了律师费就能出卖良心。太原刑事律师

 

所以,律师这点处理不好,那损失就大了,这损失可能就是作为一个律师所依仗的社会信誉就全没有了,反而成为一个人人不齿的人。如果成为这样,知道此事的人谁还会委托你?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本案中,我认为就选择了一个比较好的角度,这个角度不会被人不齿、不会被视为助纣为虐、不会被视为出卖良心,甚至我认为反而能提高律师的信誉度,至少没有损害。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接受赵帅斌及其近亲属的委托,律师担任其辩护人,现就本案有关事实和法律问题提出如下律师意见,请公诉人予以考虑:

 

毋庸讳言,律师接受此类案件的辩护工作,也是几经考虑且深感不安。但公平、公正是最终必须坚守的法律原则,在困难的情况下,坚守此项原则是公诉人、法院的职责,也是律师的职责。无论如何,律师辩护依据的是事实和法律,并不是为了开脱犯罪。

 

辩护人认为,本案应该构成猥亵罪,而不是强奸罪。

 

一、在立法领域对强奸、奸淫的规定

我国法律对什么是奸淫幼女的行为,即什么是“强奸”行为并没有进行更准确的定义。但是在1984年4月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当前办理强奸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中明确界定了“强奸”是指:强行发生性交的行为。


 该《解答》虽然已经于2012年被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废止。但是其对与强奸的定义,是迄今为止法律领域里唯一的规定。该规定虽然条文被废止了,但其作为一种观念还依然存在。


二、在司法实践领域依然是将性交作为构成奸淫的依据的

比如,在人民法院案例选中第520号案例许哲虎强奸案中,强调“被告人许哲虎在对被害人许某实施奸淫的过程中,由于其生殖器未勃起而未得逞。” 太原著名律师

 

这里强调因为没有勃起而无法完成插入行为—即性交的行为—而导致强奸没有既遂。太原律师

 

另外,在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参考中,公布的第985号案例《淡某甲强奸、猥亵儿童案》中,对四名受害人的医疗诊断证明书证实4人处女膜均呈陈旧性破裂,这作为认定构成强奸的依据。

 

该案例也可以表明,最高院在认定是否构成强奸幼女罪时,也是以插入说为既遂条件的。太原辩护律师

 

三、在学说领域大部分学者支持插入说

 典型的如张明楷,其在其《刑法学》著作中强调(875页):“本书认为,对奸淫幼女也应该采取结合说。奸淫幼女也表现为性交行为,单纯的性器官接触并没有完成性交行为;接触说是奸淫幼女的既遂标准过于提前,导致较轻犯罪(猥亵儿童罪)的基本行为成为较重犯罪(奸淫幼女)的既遂标准(如同将伤害结果作为杀人罪的既遂标准),也不利于正确处理奸淫幼女与猥亵儿童罪的关系;接触说不利于鼓励行为人中止犯罪,也不利于保护被害人的名誉;对奸淫幼女案件的既遂标准采取结合说,并不会降低的对幼女的特殊保护;更不能因为“难以插入”而对奸淫幼女的既遂标准采取接触说。”

 

四、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人对被害人实施了插入的行为

(一)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对被害人实施了插入行为。在鉴定报告中,鉴定书并没有明确用来鉴定DNA的样品取自哪里,即是取自阴道内,还是阴道口并没有予以明确。太原刑辩律师

 

(二)被害人的阴部并没有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会形成的挫裂伤。对被害人第一次进行医疗检查时,检查结果也没有显示阴道口有扩大、张大的现象。

 

(三)卷宗中显示对处女膜检查的鉴定记录,该鉴定明确表明“没有新鲜撕裂伤”,这表明事发当时,赵帅斌并没有实施插入的“强奸”行为。

 

(四)被告人的陈述更合理。他陈述说他长期手淫,案发当时无法兴奋、无法勃起,因此他是通过手淫来完成射精的。

 

  五、认定为“猥亵”更有利于保护本案受害人。

  如上所述,现有的法律、司法实践、学说都是支持插

入说的,也就是只有实施了插入行为,才构成强奸行为。尤其在强奸儿童的场合,插入行为对受害人的伤害是非常严重的,因此有必要针对插入行为进行严格惩罚。那么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不应该将未插入的行为认定为“强奸”,否则正如学者张明楷所说,这样不利于鼓励行为人中止犯罪。www.tylyfls.cn

 

   另外,从受害人来说,如果她在没有被实施真正的强奸行为的情况下,而将其定义为强奸案的受害人,这无疑会让人认为她在幼年时期遭受了“插入”式的强奸行为,这种严重伤害,就现在的社会观念来说,是会对受害人的名誉、社会评价等都造成非常严重的不好影响的,会真正影响受害人的生活的。www.tylyfls.com

 

如果她真正遭受了“插入”式的强奸,那她承受这些也实属无奈,但是如果她没有遭受这些伤害,却要在判决中将她认定为“插入”式强奸的受害人,那么这显然将对受害人造成额外的伤害。结果是,我们的法律、判决不是保护受害人,而是让受害人遭受了连被告人都没有实施的伤害。找太原著名律师

 

辩护人希望我们的判决尊重事实,厘清概念,即保护受害人也能对被告的行为给予准确的刑法评价,真正做到不枉不纵。

 

另外从量刑上考虑,公诉人的量刑建议是5-7年,假如以强奸罪在6年量刑,量刑比猥亵5年的刑期多了一年,但同时却给受害人带上了“被强奸”的帽子,让受害人终身承受“插入式强奸受害人”的不良影响,始终生活在幼年被强奸的阴影当中。

 

但如果,以猥亵罪对被告人量刑5年,刑期只减少了一年,但是换来的是被害人不必终身背上沉重的负担。那么从保护受害人的角度考虑,两种判决孰优孰劣就显而易见了。太原找著名律师

 

  综上,辩护人认为对被告以猥亵罪定罪量刑更合理合法。

  以上,请审判长、人民陪审员予以考虑。

 

                        辩护人:刘云飞

2018年531

 

 

后记:

   在庭审中,公诉人是一个女检察官,三十多岁孩子估计和受害人是一个年龄段。庭审中几乎几度哽咽。这个时候辩护人如果出言不逊、无理,那会被公诉人、法官多么不齿啊!找太原律师

 

   后来法院判决还是构成强奸,我想对未成年犯罪是在任何一个社会,即使文明度不高的社会所无法容忍的。这个时候对法律的辨析,被人们心里的厌恶和不齿或者说同仇敌忾的情绪所取代。

 

    我作为辩护人虽然辩护观点没有被接受,但还是坚持我的辩护观点。太原找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