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刑事辩护 > 本网案例
刑事辩护   
联系我们

牛石丽聚众淫乱案——判缓刑需要注意的事项

2020-2-25 23:24:34      点击:

前言:

     本案涉及一个社会话题,就是“换妻”游戏的社会话题。这类行为我个人认为都是私人领域的事情,不应该作为刑事案件。但是因为刑法里有一个聚众淫乱的罪行,所以,后期就把这类行为认定为聚众淫乱行为。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但这里有个问题,这个众应该是指多少呢,有个司法解释是指三人就构成了,但是也有效力更高的司法解释是指二十人。这就是我的主要的辩护理由。即是应该按照三人计算呢,还是按照二十人计算。


同时,在辩护理由里,我试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进行分析,就是说这种行为是无害的,虽然按照我国的法律,这种社会学的辩护理由法官也只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在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范围内予以考虑,前提是法官对律师没有偏见,对你还比较顺眼。但是如果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碰上一个习惯于讲理的法官,那么你还是在法庭上在一定的时间内能够侃侃而谈的。何况这是一个比较敏感的,涉及“性”的话题。太原刑事律师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律师接受被告委托,担任其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现就本案有关的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一、关于定罪

   (一)从参与人数上,三人很难构成“聚众”

刑法第三百零一条规定: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对首要分子或者多次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四十一条:组织、策划、指挥三人以上进行聚众淫乱活动或者参加聚众淫乱活动三次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该规定,可知其将三人作为“聚众”的认定标准,也就是说,刑法所说的聚众,就是指三人以上聚集。


但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五条规定:“邪教组织被取缔后,仍聚集滋事、公开进行邪教活动,或者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新闻机构等单位,人数达到20人以上的,或者虽未达到20人,但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于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和屡教不改的积极参加者,依照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等规定的,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定罪处罚。” 太原著名律师


     可见在该解释中,最高院、最高检将20人作为“聚众”的标准。该规定所针对适用的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属于刑法的第300条;而该条与301条聚众淫乱罪,均规定在刑法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第一节扰乱公共秩序罪里。可见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与聚众淫乱犯罪案件均属于扰乱公共秩序犯罪案件。那么既然具有同等的性质,则对在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中对“聚众”人数认定的标准,就同样适用于聚众淫乱罪中“聚众”人数认定的标准。


     并且,最高检、公安部的联合规定,在效力上并不是司法解释,并不能代替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所以,在如何认定“聚众”的人数标准上,还是应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即20人为聚众的标准。那么本案的实际情况是三名被告人在同时进行性活动,那么显然没有达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聚众”的认定标准。太原律师


(二)从学术上

著名学者张明楷在其著作中论述到:“刑法规定本罪并不只是因为该行为违反了伦理秩序,而是因为这种行为侵害了公众对性的感情,尤其是侵害了性行为非公开化的社会秩序。因此,三人以上的成年人,基于同意所秘密实施的性行为,因为没有侵害本罪所要保护的法益,不属于刑法规定的聚众淫乱行为。只有当三人以上以不特定人或者多数人可能认识到的方式实施淫乱行为时,才宜以本罪论处。”


本案就属于“三人以上的成年人基于同意所秘密实施的性行为”,因此,根据学说,本案很难构成。太原辩护律师


(三)夫妻与第三人之间进行的性活动能否定义为“淫乱”

刑法并没有对何为“淫乱”行为进行准确的定义。 在本案中被告牛石丽和钱英武是夫妻,他们之间发生性关系属于正常的,符合道德的。那么这种情况属于“三人以上聚众淫乱”吗?三人以上聚众淫乱,那么至少有两种性关系,显然只有这两种性关系都属于不正常的性关系,那么才能属于“三人以上聚众淫乱”;而如果有一种性关系属于正常——即钱英武与牛石丽之间——那么还能属于聚众淫乱吗?太原刑辩律师


二、关于量刑

(一)根据案例分析

查询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上的全国关于聚众淫乱罪的案例。共查询到有32个案例(见附件),这些案例中只有一例((2018)黑0203刑初229号)是具有夫妻关系的人参与的。这对夫妻都被认定为组织者,妻子则被判缓刑。


     其余案例中参与者基本上均被判为缓刑。


(二)牛石丽是被动参与者

根据庭审调查可知,牛石丽之所以参加这样的活动,基本上是为了配合其老公钱英武的要求进行的。是在钱英武不断的、长期的反复劝说下才进行的。在这样的活动中,也基本上是满足了钱英武的自身要求。所以说,牛石丽作为一个女性,其在这样的活动中,本质上是一个受害者,是一个牺牲品,她出于夫妻情分,为了满足、实现钱英武的需求,而委曲求全参与了这样的活动。www.tylyfls.cn


因此,从保护妇女权益的角度来说,不应该对本质上是受害者的牛石丽再课以过于严厉的刑罚。www.shanxitaozhai.com


(三)牛石丽与钱英武还有四岁的孩子需要抚养

牛石丽和钱英武育有一个四岁的孩子,正是需要父母寸步不离予以照顾的年龄。而牛石丽的母亲则患有精神疾病,钱英武的父亲则因中风身有残疾,这样双方父母都无法帮助牛石丽和钱英武照顾孩子。因此,如果牛石丽被判实刑而被羁押,则显然其孩子就无人照看。


(四)从社会危害性的角度讲,牛石丽与钱英武的行为具有一定的社会价值

牛石丽和钱英武参与的被指控的行为,实际上在社会学上属于夫妻之间的性活动能否与他人分享的问题。或者说,夫妻之间的性活动是否具有专一性。找太原著名律师


如果说夫妻之间的性可以分享,这个观点会被很多人驳斥和反对。但是辩护人相信另一种社会观念是更加会被反对的,即——一旦夫妻与他人发生了性活动,那么就被另一方视为完全无法接受的,罪大恶极的。这种观念是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的,比如古有水浒中杨雄杀妻,今有丈夫因为妻子出轨而对妻子当街行凶。这样的新闻在网络上不胜枚举。那么为什么,一千年过去了人们对夫妻之间的出轨还是看得如此极端,甚至达到非要对对方行凶的地步?太原找著名律师


显然,在夫妻之间性关系上,极端保守的观念是具有更大的社会危害性的,它直接危害了他人性命和家庭的完整。而钱英武与牛石丽的行为,辩护人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扭转这种极端保守的观念,使夫妻一方当另一方发生外遇时,能够正确看待和认识,不至于寻死觅活要闹出人命。找太原律师


综上,辩护人恳请审判长和人民陪审员,能够对牛石丽判处缓刑。


                               牛石丽辩护人:

2019年7


后记:

最终我发现,我国的司法人员对这类的行为还是很能够看得开的,观念不是保守的。或许对于组织、容留卖淫一类的不会有同情,但我发现,至少当庭的公诉人和法官对这类行为还是很同情的。也许,每个人都有这方面的困惑,都幻想能进行这样的行为。太原找律师


还需要注意的事,如果法院想判你的缓刑,那么就会向你所在地的司法机关发送一个函件,这个函件是要求当地司法机关对你判处缓刑期间予以监督的函件。如果这个函件不顺利,法院可能就无法判处缓刑。本案中,我的当事人所在地的司法机关就对当事人是否属于他们管辖范围发生了错误认识,导致没有及时发回这个函件,好在在二审的时候这个事情办妥了,二审也顺利地判了缓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