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申康过失致人重伤——如何在辩护中使用一切有利因素

2019-2-24 7:56:57      点击:

 

前言:

如何在庭审中利用一切有利的因素。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刑事诉讼就是个博弈,被告人通常占据弱势地位。虽然我国法治不健全,法院不能彻底地中立,被告可以用来维护自己权利的机会和手段较少,但是无论如何也还是有不少机会的,这些机会比法治、民主国家的被告的机会少,但是没办法在咱们这个环境下,要以鸡蛋里挑骨头的精神去寻找这些对被告有利的因素,然后去加以利用。

 

目前我国进行的扫黑除恶运动,或者说斗争,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因素。现实中也是,大家都在利用这个机会去举报涉黑的一方,希望能把对方列为黑社会、黑恶势力予让公检法予以打击。

 

这个过程中,成功的举报中,有的是真正的黑社会,或者说至少有真正的犯罪行为;但有的则不是,有的地方为了完成任务将平常不作为犯罪处理的行为也以寻衅滋事这样的口袋罪名来立案侦查审理。

 

关于扫黑除恶弊端的内容就不在本文中予以论述了,这部分内容在本网中涉及扫黑除恶案件中予以论述。太原刑事律师

 

我这里要讲的是,在本案中作为被告一方是如何利用扫黑除恶这个因素来为自己辩护,并取得了一定效果的。太原刑事辩护律

 

本案的被告人被定为过失致人重伤罪。原因是被告人是在晋中某县开出租车的司机,他有时候会到晋中来接送人,而这是完全合法的。但是有一家经营固定线路旅客运输生意的人认为他们出租车这样的行为抢了他们的生意,于是就对这些出租车围追堵截。甚至采用黑社会似的非法手段。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本案中就是这样,经营大车生意的受害人一方,纠集了五六个人,开了三五辆车,通过钓鱼“执法”的方式,以乘客的身份联系和乘坐出租车,然后他们就对该辆出租车围追堵截,甚至在这个过程中边围追、边撞击被告出租车,很有一种枪战大片里公路追逐的感觉。

 

后来被告被拦下后,大车方一名人员为了不让被告驶离,爬在出租车前盖上,被告出于害怕一个转向将对方甩了下来,掉地上后摔成重伤。太原著名律师

 

基本案情就是这样。我定的辩护策略是:第一,坚持原告无罪;第二,坚持认为是正当防卫;第三,坚持认为对方是黑恶势力应当依法移送打击;第四,坚持认为对方在警方对其录口供时有捏造证据、诬告陷害的行为。太原律师

 

以上是策略。支持这一策略的是本案的事实。在我内心我也确实认为受害人一方的行为是错误的,这个纠集多人对出租车合法经营行为进行威胁、恐吓的行为也是非法的。他们的行为也正属于车匪路霸一类的政府明文打击的黑恶势力行为。如果按照正常的法治标准,被告的行为是一种自救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没有他们的围追堵截、没有他们趴到被告出租车车盖上的行为,就不会发生此事。

 

于此同时,在庭审结束后,我督促被告家属向各级扫黑除恶办公室举报被害人一方的黑社会性质的行为。后来扫黑除恶领导组也对此进行了调查,甚至将电话打到了法官办公室向法官询问此事。

 

后来事情的发展表明,我定的辩护策略,和庭审过后采取的举报措施都是有效果的,虽然结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了效果。具体的结果,我在文末的“后记”中予以介绍,请各位先阅读本案的辩护词。太原辩护律师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本案的事实根据庭审调查已经非常清楚了,纵观本案的事实经过,可知本案的本质是长期盘踞在左权到榆次公路交通线路上,以巨保宏为首的黑恶势力垄断公路运输,充当地下执法队,对合法经营的出租车司机进行谩骂殴打,以通过他们垄断客运市场,破坏交通秩序的行为,达到实现他们牟取暴利的目的:太原刑辩律师

 

一、这些流氓恶势力在本次事件中共实施了如下犯罪:

第一,他们实施了危险驾驶行为,构成了危险驾驶罪

根据庭审调查。可知在本案中,巨保宏等为了达到他们垄断榆次到左权的客运运输市场,他们对出租车司机进行威胁恐吓和野蛮殴打。本案事发时,即2017628日上午,当他们有组织地利用“钓鱼”的方式,发现了左权出租车司机(本案被告申康)的车辆后,他们就开始在公路上实施了公开的危险拦截行为。

 

他们不仅在当申康进行正常行驶时,以突然斜插的方式进行拦截,而且他们在高速行驶的公路上,故意用越野车(雪佛兰越野车,由打手王世新驾驶)在行驶中数次冲撞申康驾驶的出租车。并且将申康车辆的左后部撞损,以及将申康车辆的右侧车身撞损。

 

最后巨保宏竟然不顾乘客安危,直接用他的车辆(现代)在高速行驶中撞击申康出租车的车身侧面,而将申康的车辆逼停。

 

巨保宏等在实施以上危险驾驶行为时,全然不顾车内三名乘客的安危,可以说他们明知车内有三名乘客,而至乘客的安全于不顾,竟然对出租车进行数次撞击,以至于将出租车逼停。

 

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一)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

……

本案中,巨保宏等不仅对申康的车辆追逐竞驶,而且还数次撞击拦截,并且在出租车上还有三名乘客的情况下。以上这些行为,已经达到“情节恶劣”,进而构成危险驾驶罪。

 

证明以上事实的有:车上乘客武美玲、李娜,以及申康的供述。

 

第二,他们实施了伪证罪

巨保宏等为了掩盖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陷害申康,向法庭提供了大量的虚假证据。

 

本案的一个关键事实:即杨德民是自己主动爬在机盖上,然后被甩了下来,还是直接被撞倒或者撞到了机盖上。这一事实直接涉及申康所谓的过失伤害行为,因此属于非常关键的事实。

 

但是针对这一事实,巨保宏等与其团伙恶意窜通,全部向法庭提供了一致的虚假供词,比如:其团伙的打手冯二虎供述:“出租车然后从西面加速撞上了这个男的,把他撞到了马路西侧。”其团伙打手王世新供述:“那辆出租车把那个人撞上了机盖并摔了下来,就开车跑了”。巨保宏供述:“那辆出租车直接把杨德民撞的上了机盖,推行了大概十来米后把杨德明甩到路的南侧。”杨德明供述:“但是对方直接向我撞过来,把我撞到了前机盖上,我让他停车,他还是不停,然后他又开了十几米的距离,我一直在前机盖上趴着,然后他减速把握甩出去,我就晕过去了。”

 

但是同样的事实,本案中中立的证人,即车上的乘客却是这样陈述的。李娜陈述:“问,你看见那名拦车的男子是如何趴在机盖上的?答,他应该是想拦停我们的车,然后就将自己身体倾斜压在我们车的前面机盖上。问,这名男子是如何离开机盖的?答,他趴在机盖上,然后我们的车先倒车有向右打方向往前冲……”

 

车上乘客武美玲陈述:“然后从车上下来一名男子踢司机旁边的驾驶位的车门,让司机下车,另一名男子在车右前方的机盖上爬着,我们的司机没有下车,而是倒车,然后向左打了一把方向,爬在机盖上的人就摔下去了……”

 

现场卖蒜的李二跟陈述:“他(指杨德明)下车以后就向出租车方向走去,但是出租车向后倒,他怕出租车打方向跑了,就直接趴在了出租车的前边左侧机盖上,趴上去以后出租车向旁边打了一把方向然后猛地加速,就将他从机盖上一下甩到了地上。”

 

由此可见,巨保宏等为了陷害申康,而和几个手下打手串通一气,伪造证词,并向法庭提供。这种集体串通伪造证词的行为,实为伪证罪中的情节严重的行为。应当以伪证罪追究刑事责任。

 

二、巨保宏等恶势力具有组织性、长期性、危害性

巨保宏、冯二虎、王世新、杨德明,及充当钓鱼诱饵的郝美芳系这一团伙的骨干成员,他们组织严密、分工精细、协作高效。先由郝美芳充当诱饵发现这些合法经营的出租车,然后他们一路设点布控,最终三辆车同时将申康的出租车逼停。

 

而且他们互相串通,共同向公安、法院提供虚假证词,干扰审判。这一点是对我国司法制度的严重破坏。

 

作为左权出租车司机的申康最为清楚,他供述巨保宏等已经在数年间至少对左权的出租司机进行围攻堵截殴打了十余次。可见其团伙性、垄断性、流氓性等性质突出。

 

且他们为了自己的非法利益,在公路上尽然毫不顾忌车里的乘客安全,也不顾及公路上的车辆乘客的安全,以在高速行驶过程中撞击出租车尾部、侧部的方式来截停出租车——这种只有在外国警匪片里才能看到的危险方式驾驶车辆。无疑,这是对公共安全的极度的漠视和破坏。

 

综上,我国正在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的要求,正在对黑恶势力进行严厉打击。而根据巨保宏等的所作所为,其行为、组织已经完全达到了通知中规定的黑恶势力的标准,应当依法予以打击,将其绳之以法、一网打尽。

 

三、本案的性质属于交通事故,不属于过失致人重伤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在实行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内发生的重大交通事故的,以交通肇事罪论处;在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外,驾驶机动车辆或者使用其他交通工具致人伤亡或者致使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分别依照刑法第134条重大责任事故罪、第135条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和刑法第233条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规定定罪处罚。www.tylyfls.cn

 

本案属于在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内“驾驶机动车辆或者使用其他交通工具致人伤亡”,因此根据以上最高院的解释,应当按照交通事故来处理,严重的构成交通肇事罪,那么本案因为情节未达到交通肇事罪的构成标准,因此只能属于普通的交通事故。

 

四、以申康当时所面临的客观危险,他无法做到应当预见危险的发生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的标准。

根据我国刑法关于过失犯罪的规定,只有在申康对危害结果能够预见、具有预见义务的情况下才可能构成本罪。而且判断是否具备这种预见义务应当与行为人“行为时的客观环境相结合来判断能否预见”。但如上所述,本案的发生是因为受伤人等以危险驾驶的方式对申康的车辆进行堵截,并且在停车后还对申康车辆进行违法攻击的情况下才发生的。这个时候因为申康遇到人身安全的威胁,他为了躲避,在这种躲避的急切心理下,他已经对躲避行为所可能产生的后果无法做到预见,无法具备社会一般观念对其要求的预见义务。

 

因此,在不具备预见义务的情况下,是无法构成过失的,进而也够不成过失犯罪。www.tylyfls.com

 

综上,希望办案部门、人民法院不要被不法分子所利用,充当他们的保护伞,反而对守法群众进行打击(申康是合法的出租车经营者,且出租车拼客行为只要得到同行的人允许,就是合法经营行为),以至在人民群众当中造成恶劣影响,破坏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

 

希望法院能够擦亮眼睛严格遵守中央的通知规定,依法执行法律,保护守法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www.tylyfls.com

 

 

 

申康辩护人:

2018年4

 

后记:

后来本案在一审判决中仅判了一年的徒刑,在对方主张的二十多万的赔偿中仅判了5万的赔偿;之后上诉,在二审中直接改判,刑期没有变,但赔偿被全部抹去。找太原著名律师

 

这表明,本案的策略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不是我满意的。如果当时庭审时被告强硬地坚持自己无罪,如果庭审后被告家属的举报更加有力度。那无罪是很有可能的。太原找著名律师

 

本案出现的一个错误是,被告在庭审时突然说出认罪这样的话。我记得我和被告沟通过不能认罪,可以认错。但是也许我沟通过程中并不明确,也可能被告当庭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也记不清了,但我还是认为是我与被告沟通不利,是我没有强调不能认罪的重要性。

 

这由此也能看出,在庭审前和被告会见有多重要,这种会见一是能够让被告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开庭时太突然以至于手足无措;二是,能把开庭的重要事宜都全面地安排一下。或者至少在历次会见中就要把开庭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向被告陈述清楚。这也是我在本案中汲取的教训。找太原律师

 

被告如果认为自己无罪,辩护人也认为是无罪,那么在法庭上被告就不能认罪,因为认罪的话你的无罪事实就不会被法庭考虑,认罪的话就不会给法庭施加任何的压力。关于不能随意认罪的问题我也将在专门的一篇文章中予以论述;关于如何在刑事诉讼中进行博弈我也将在另一篇文章中予以论述。太原找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