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债务纠纷 > 债务纠纷
债务纠纷   
联系我们

两人死亡肇事车辆无责任如何争取赔偿

2015-7-28 7:46:05      点击:
阅读提示:

  本案的基本情况是:死者为二人,他们是在长途客运大巴上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的。当时出事时,大巴系被桥上坠落的车辆砸中后发生的本次死亡事故。因为事故原因属于意外,因此,交警队认定大巴车辆在本次事故中无责任。 


  交通事故赔偿诉讼是一项较为复杂的诉讼,因为里面涉及有多种复杂的关系,包括保险关系、责任划分、赔偿标准等等。本案就是这样,相对于一般交通事故来说,本案首先面临的困难是肇事车辆在事故认定中为无责任。而我们了解到的保险赔偿不论是交强险、承运人责任险,第三者责任险,都是以有责任为前提的。因此,这就面临着如何在肇事车辆无责任的情况下,追究承运人责任险保险人的责任。


  其次,死亡事故发生后,受害人家属首要的是希望能够尽快得到赔偿金,但是,肇事车辆因为都有保险,因此他们希望保险公司最终来赔偿,所以在保险公司没有赔偿前,他们是不会主动去赔偿的。这就面临如何能绕过承运人尽快起诉保险公司,让保险公司在第一时间内承担赔偿责任。 


  再次,因为死者是大连人,如何在赔偿时能够让法院适用大连的赔偿标准?因为大连的经济发展水平高,反应在人身损害赔偿上,则是他们赔偿计算标准也高。为了切实维护死者利益,必须要按照大连的标准来赔偿。但是,我国在计算赔偿时,基本上都是按照省的标准来划分的,大连属于辽宁省的一个城市,尽管大连的城市居民可支配收入要高于辽宁省的,从死者利益考虑,按照大连的标准计算赔偿金是再合适不过了。那这个法律上的切入点在哪呢?如何才能实现死者的愿望呢?经过本人的研究,发现大连市属于计划单列市,而我国法律规定,计划单列市的居民则可以按照计划单列市的标准来计算赔偿金。这样,死者的目的就算彻底实现了。


  之后,还有一个问题,是死者之一是农村户口,农村户口应当按照农村的标准来赔偿,而农村的标准则是非常低的。毫无疑问,死者家属都希望按照城市标准来,如何实现家属目的呢?我们准备了两套方案:一个是以经常居住地在城市为由要求按照城市标准赔偿;一个是按照侵权法的规定,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如果有城市人口,那么其他受害人都应该按照城市人口的标准来赔偿。这样,我们就又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最后,就是如何繁琐地计算各项赔偿额了。这需要我们严格按照最高院的规定来计算各项赔偿额。相对于法律来说,这更是对数学的考验。当然了,在计算各项赔偿额时,也还要注意收集证据,比如证明受害人有几个兄弟姊妹,证明受害人的父母就是受害人的父母。这些看起来简单,其实是比较麻烦的。因为受害人与父母都不在一个户口上,那如何去证明子女关系呢?


代 理 词
审判长:

  山西弘韬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委托,指派律师出庭参与诉讼,现就本案事实与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论意见:


  一、关于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太原支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分别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根据庭审原告提供并经二被告认可的证据《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保险单》的记载,本案保险关系中,保险人为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太原支公司,被保险人为本案被告山西汽运集团晋豹捷运公司,第三者为本案受害人(即死者)唐召忠、李晨生。


  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可知,本案受害人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根据民法理论,诉权来源于请求权,因此受害人对本案保险公司有诉权,即有直接起诉其的权利。另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可知提起诉讼的原被告之间必须有“直接的厉害关系”,即互负权利与义务。而本案根据以上法律的明确规定,可知受害人与保险公司之间具有直接的厉害关系,互负权利义务。因此,本案保险公司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二、本案肇事车辆(被保险车辆)无责任,并不影响二被告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四款规定:“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这里的“赔偿责任”为该条款的关键词。由该关键词可知保险法并没有将该责任限定为“侵权赔偿责任”或者“违约赔偿责任”,也就是说只要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负赔偿责任——不论是侵权赔偿责任还是违约赔偿责任——保险公司都应该对该赔偿责任承担保险责任,即由保险公司来承担该赔偿责任。


  另外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依保监会的规定向社会公布的其公司《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条款》第三条规定:“在保险期间内,旅客在乘坐被保险人提供的客运车辆的途中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不包括港澳台地区法律)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约定赔偿。”该条规定的关键词为“经济赔偿责任”,显然,该条也并未限制该经济赔偿责任为侵权或者是违约赔偿责任。由此可以明确,本案二被告签订的《道路客运承运人保险条款》也明确规定,只要是由被告晋豹捷运公司对旅客承担的赔偿责任,不论是合同责任还是侵权责任,保险公司都将对该赔偿责任予以承担,承担保险责任。


  至于按责任划分承担保险赔偿责任的条款规定,是指在道路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的情况下,被保险车辆与其他肇事车辆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必然会有责任划分,在这种情况下,保险人只承担被保险人应当承担的责任份额,这也符合承运人责任险的规定。


  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本案中,受害人唐召忠、李晨生是被保险客运车辆晋A44800的乘客,在运输过程中因意外事故死亡。根据合同法的该条规定,承运人被告晋豹捷运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又因为被告晋豹捷运公司投保了《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根据以上所述关于保险的法律规定,被告大地保险公司太原支公司应当首先就乘客唐召忠、李晨生的死亡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所以,虽然肇事车辆对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但是根据合同法、保险法等法律规定、合同约定,被告晋豹捷运公司、大地保险太原支公司也应当依法对乘客唐召忠、李晨生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三、本案所涉保险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不存在“分项限额”问题

  在交强险中存在着责任分项限额的问题,即“医疗费用”和“残疾/死亡赔偿金”的赔偿限额问题。这个限额不仅在交通强制险条例中有规定,在具体和投保人(被保险人)签订的保单中也有规定。但本案中二被告之间签订的“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保险单”中则无此划分和规定,而是统一规定“每人责任限额”为500000.00元。事实上,承运人责任险在保险业均无此限额划分规定。在赔偿过程中,只要是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赔偿责任,不论是医疗费用还是死亡/残疾赔偿金等,都首先由保险公司在“每人责任限额”内承担,超出部分则由被保险人承担。具体到本案,原告的前50万损失由保险公司承担,剩余的则由晋豹捷运公司承担。


   四、庭审中原告晋豹捷运公司为逃避责任而出具的表示由唐艳对唐召忠、李晨生的死亡承担责任的协议无效

  从形式上,并无法看出该承诺书是为谁出具的,只有该承诺书明确表明向晋豹捷运公司出具,才可能具有责任免除的效力。


  事实上该承诺书是应晋豹捷运公司的要求向该肇事车辆的接手人出具的。因为该车出了重大事故,晋豹捷运公司要向外出让,受让人认为该车有未处理完的交通事故所以拒绝受让。晋龙公司为了让受让人完全放心,便以晋豹捷运公司将完全配合受害人的赔偿为条件要挟唐艳签署此协议。以表明,该车的赔偿责任不需要由车辆接手人承担。所以,从形式上,此承诺书由于是向车辆接手人出具的,因此只能具有表明该车辆的事故赔偿责任不需要车辆接手人承担的法律效力。只有在车辆接手人因此事故承担赔偿责任时,该接手人才能拿出此承诺书来主张免责;而根本不可能具有免除事故责任人晋豹捷运公司赔偿责任的效力。


  从内容上看,更加不可能具有免除真正责任人晋豹捷运公司赔偿责任而转而由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荒唐效力。


  我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我国合同法第五十三条明确规定:“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一)造成对方人身伤害的;(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如果该份承诺书具有免除晋豹捷运公司责任的效力,那么将直接违反以上法律规定。因为唐艳是受害人,他的老公李晨生是事故中的死亡者,唐艳不可能签署一个同意免除责任人对他老公死亡承担的赔偿责任反而由其自己承担赔偿责任的“承诺书”。这客观上相当于合同法规定的对“造成人身伤害的”进行免责的无效免责条款。并且该承诺书明显违背了唐艳的“真实意思”,并且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和社会公序良俗。


  五、唐召忠、李晨生的死亡应当按照大连市的赔偿标准进行
  (一)关于大连市为国务院规定的计划单列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

  的解释第三十条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


  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相关计算标准,依照前款原则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又规定:“本解释所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职工平均工资”,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


  因为大连市属于我国政府公布的计划单列市之列(见附件一),所以应当按照大连市的相关规定计算死亡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而不是按照辽宁省。


  (二)“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等国民经济统计数据属于“众所周知”的事实,不需要举证证明,客观上也无从证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规定:“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一)众所周知的事实;……”


  另外根据最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之规定:“本解释所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职工平均工资”,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


  可知以上用于计算死亡赔偿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的统计数据,均根据政府统计部门的“公布”而获得。既然统计数据由统计部门向社会公布,当然是客观上众所周知的事实了,因此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这些统计数据作为众所周知的事实无需举证证明。


  事实上,统计数据并不属于证据,因为证据是用来证明案件事实的,而统计数据则是在事实清楚的基础上进行裁定的依据,它客观上相当于裁定事实而适用的法律依据。因此,他不需要被证明,它是政府统计部门必须向社会公布的裁判依据。


  即便如此,我们向法庭提供政府统计部门公布以上数据的依据。(见附件二)


  六、对李晨生的死亡赔偿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
     (一)依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对李晨生的死亡赔偿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庭审中二被告认为该规定只适用于因侵权导致死亡而依侵权责任法索赔的情况而不适合本案依照合同违约要求赔偿的情况。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以上规定可知,依“侵权”或者依“合同违约”并不存在明确的法律界限,既然受害人可以在两者之间根据有利原则进行任意选择,那么说明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就永远适用于受害人。事实上侵权责任法第十七的条规定,其意义在于实现了对受害人进行平等保护的这一社会的公平追求,其毫无疑问地应当运用于所有人身遭受伤害的人的法律保护当中。这符合宪法规定的平等原则。


  (二)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对李晨生的死亡赔偿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 (2005)民他字第25号 


  2006年4月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罗金会等五人与云南昭通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所涉法律理解及适用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适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性支出)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本案中,受害人唐顺亮虽然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 


  根据以上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解释,结合原告受害人的举证,可知死者李晨生生前长期在大连市甘井子区居住,不仅早在2007年11月19日即在该区购买了商品住房,而且当地派出所也对其暂住信息进行了登记。事实上,只有在暂住地居住一年以上的人,派出所才会登记其暂住信息,该暂住信息在法律效力上相当于派出所对暂住人口签发的《暂住证》。暂住信息、商品房购置凭证能够证明死者李晨生的经常居住地在大连市甘井子区。


  综上,应当对李晨生的死亡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进行赔偿。


  七、应当对被扶养人生活费依法进行赔偿

  庭审中被告晋豹捷运代理人故意曲解法律,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中取消了“被扶养人生活费”这一赔偿项目,而只有死亡赔偿金这一赔偿项目,即死亡赔偿金中就包括了被抚养人生活费。但事实上远非如此。


  实际情况是,因为侵权责任法在赔偿项目未明确“被抚养人生活费”这一项目。事实上侵权法作为一部非常原则性的法律,他不可能规定那么详细。因为对受害人的赔偿已经有《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做出的详细规定了。最高院为了避免引发误解在该通知中第四条规定:“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审理民事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


  很明显,该通知第四条并不是取消了“被抚养人生活费”这一赔偿项目,而是将被抚养人生活费的金额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在法律文书上只列“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但数额则是“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与“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和。


  在本案中,因为本案所涉法律关系并未实际涉及到侵权责任法,而是直接适用了《合同法》、《保险法》、《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因此不涉及该通知的规定情况。在裁判文书中也不需要这样表述,而应直接按照解释的规定进行表述,即分别列明死亡赔偿金和被抚养人生活费这两项赔偿数额。


  综上可知,被告晋豹捷运公司代理人是在恶意曲解法律,违反了律师应当忠实于法律的职业要求,应当被法庭严厉批评。


  八、关于具体赔偿项目的计算
  (一)死者唐召忠的赔偿项目
  1. 丧葬费
  解释27条规定: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2011年大连全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49730元(山西省为39903元),月平均工资为4144元。六个月为24864元。


  2. 死亡赔偿金
  解释第29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大连市2012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年=27539元*20年=550780元。


  3. 被抚养人生活费

  解释第28条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抚养人唐美英出生于1994年3月10日,出事故时2012年1月21日还差2个月满18岁,按17岁计算。计算抚养年限为1年,两个抚养人各承担一半为大连市2012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20417元\2得10208.5元。


  被抚养人唐恩天抚养费用:出生于1940年3月1日,出事故时差2个月72岁,应按71岁计算。计算抚养年限为9年,四抚养人各承担四分之一,2012年大连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20417元*9年除以4=45938.25元。


  被抚养人林书香抚养费用:出生于1941年2月9日,出事故时为差一个月71岁,应为70岁。计算抚养年限为10年,四个抚养人各承担四分之一.20417元*10年除以4=51042.5元。


  抚养费共计107189.25.5元。


  4. 误工费

  误工费: 根据最高院解释第20条第三款的规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2012年度山西省的职工平均工资数据还未统计得出,按照2011年度计算,山西省职工平均工资为39903元。月平均工资为3325.25元。按两名亲属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为6650.50元。


  5. 抢救费
  抢救费:两人共计1560元,各为780元。

雇车费用18000元。解释第17条第3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住宿费、餐费因为未留下票据无法办理。


  (二)死者李晨生的赔偿项目
  1. 丧葬费

  2011年大连全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49730元(山西省为39903元),月平均工资为4144元。六个月为24864元。


  2. 死亡赔偿金

  死亡赔偿金:大连市2012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年=27539元*20年=550780元。


  3. 被扶养人生活费

  被抚养人李永杰,1997年9月4日出生,出事故时2012年1月21日还差八个月年满15岁,按14岁计算。那么就应该抚养四年,两抚养人各承担一半,大连市2012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为20417元*4\2得40834元。


  被抚养人杨花琴:出生于1941年11月18日,出事故时为差十个月71岁,应为70岁。计算抚养年限应为10年,四个扶养人。2012年大连市农村居民人均年消费性支出7637元*10年除以4=19092.5元。

抚养费共计:59926.5元。


  4. 抢救费用

  两人共计1560元,各为780元。


  5. 雇车费用
  雇车费用19800元。
  以上,请法庭考虑!
 山西弘韬律师事务所
  刘云飞     律师
 

  后 记:

  开庭后不久法庭宣判,我们的代理意见基本都被法庭采纳了,最终两位受害人的家属没人均获得了六十多万元的赔偿。这个水平要高于山西的将近二十万。

  这个结果不能算是律师的功劳,这是受害人应得的。只是,权利不争取就没法实现,律师的价值就在与能够有力地去帮助他人去实现自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