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孙远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非吸案的关注点及如何把握量刑

2020-2-25 22:50:46      点击:

前言:

     非吸案件如何辩护,我在之前的文章里也讲了不少了。非吸案件有几个要素,第一个是非吸额,第二个是损失额,第三个是业务员的非吸额,第四个是退还款项。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牵涉非吸案遇到的大多数情况是业务员非吸。业务员非吸和老板非吸不同,业务员非吸只是将钱吸收进了公司,而自己对钱并没有掌控权。老板则对钱有掌控。所以,对业务员应该认定成从犯,这样才公平。太原刑事律师


辩护律师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首要的目的就是将两者区别开,尽量从主从犯上区别开,因为毕竟钱没有在业务员手里,就依据这一点区分主从犯也是应该的。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其次,非吸案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之前说过,即如何认定业务员参与的非吸额,即业务员吸收进来的款项。这个有的公司有统计,但是有的公司则没有完善的统计,那在非吸案里一个永恒的主题就是如何确定这个非吸额,这种确定是否准确,是否完善。这个非吸额的准确确定关系到后面的量刑多少,所以非常重要。


至于如何确定,因为不同案件有不同的情况,所以必须根据案件情况来具体分析公诉人认定的金额有哪些欠缺。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本案的非吸额的认定,主要靠报案人的报案,而报案人能否准确认出是被告本人就需要一个程序即指认的程序。如果没有指认,那么这个非吸额的人定就无法完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难免有很大的瑕疵。


非吸案件因为涉及的人员多,因此办案人员的工作量就比较大,如果在里面挑一些问题,还是很容易的。辩护就是要将这些问题挑出来,然后作为自己的筹码让法庭感受到压力,最后争取有利判决。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

     律师接受委托担任孙远持的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现就本案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太原著名律师


     一、侦查卷宗中对孙远持非吸额因计算错误多统计了285300

     孙远持的非吸额是多少。卷宗中的统计并不是很准确,辩护人对错误罗列如下:太原律师


    1. 多统计白珍梅102300元;

卷宗中统计受害人白珍梅的合同金额是60000元,实际投资额是102300元。先不说白珍梅报案中明确说其实际投资额是5.58万元,而不是102300元,而且白珍梅在笔录中明确说介绍、拉拢其投资的人是一个叫齐志强的员工,而不是孙远持,因此该102300元应当从孙远持的非吸数额中扣除。太原辩护律师


2. 多统计陈梅玲10万元;

在受害人陈梅玲的笔录中,其明确陈述在其以丈夫徐双虎名义投资的10万元是公司一个叫“小薛”的人介绍、拉拢、带她交钱的,因此该10万元不应计算在孙远持的非吸额中。太原刑辩律师


3. 多统计张福玲4万元;

张福玲在笔录中陈述说,其投资了60万元,投资了两次,共拿回了11万元。这11万元都是在投资时就已经从实际扣除的。即第一次投资60万元时,事先扣除了7万元,实际上交到了公司53万元;第二次再投资时,公司又给他退了4万元,实际上是以56万元投资。总而言之,张福玲实际上是以49万元投资的。


但是在统计中计算其实际投资额时,仅减了7万元,而未减第二次投资时公司退给她的4万元。


4. 多统计吴利明23000元;

吴利明在笔录中陈述,其合同金额是150000元,实际投资额是12700元,但是卷宗中在统计非吸额是却没有按照实际投资统计,即未扣除当时未缴纳的23000元。


5. 多统计秦俊霞2万元;

秦俊霞在笔录中陈述说她投资合同金额是11万,实际投资9万多,具体数字记不清了。但是卷宗中在统计实际投资额时依然是按照11万统计的,没有按照9万统计,即多统计了2万元。


6. 多统计吴成贵1万元

客户吴成贵在笔录中陈述说,其合同金额是15万元,实际投资是14万元。但是卷宗统计实际投资额时并没有扣除该1万元,而是按照15万元进行的统计。


以上非吸额多统计的数额共计是285300元。即在计算孙远持非吸额时,应当从起诉书指控的金额中扣除该数额。


二、公诉人在计算孙远持的非吸额时,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没有考虑。如果考虑该因素,孙远持的非吸额应该是52640996.2元,而不是起诉书指控的54705595

根据庭审调查可知,涉案公司的客户在投资时均有一个合同投资额和实际投资额的区别。根据孙远持的供述可知,公司规定客户的利息是按照16%计算的,但是为了避免被别人认为是高息,而在投资时即按照8%的比例扣除一定的金额,然后在投资期满后再按照8%的比例支付利息。也就是说,所有的客户在实际缴纳投资款时,实际缴纳的均比合同金额要低8%。


这一点从绝大多数客户的供述中可以得到印证。但是案卷中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客户他们在笔录中陈述记不清实际投资额了,因此在统计非吸额时公诉机关是按照合同金额来统计的。这部分客户大约有96人,涉及金额有25807485元,乘以8%该金额的实际扣减额应为2064598.8元。起诉书指控的非吸额为54705595元,那么实际非吸额就应该在该金额的基础上减去实际上已经扣减的2064598.8元,应为52640996.2元。要少200余万元。


三、孙远持案发前已经向客户退赔了现金138000

孙远持在工作过程中陆续对个别客户以自己的钱进行了退赔,其陈述说退赔了约有十多万元,该陈述是准确的,因为可以和客户的证词相互印证。


1. 退赔张爱民4万元

客户张爱民在笔录中陈述说李勇给了他4万元。那么该款即孙远持主动退赔客户的钱。


2. 退赔安丽华8000

客户安丽华在笔录中陈述说,其是委托朋友办理的,朋友曾退了她8000元。根据分析,该款只能是孙远持退赔的,而且实际金额要比8000元多。


3. 退赔高秀林7万元

客户高秀林在笔录中陈述说,她陆续要回了7万元。那么该7万元只能是从孙远持这里要回的。应当计算孙远持退赔7万元。


4. 退赔吴爱琼2万元

辩护人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中有一份是客户吴爱琼出具的收条,该收条表明孙远持向其退还了2万元的投资款。


以上退赔金额共计138000元。与孙远持陈述的退赔十多万元的事实能够相互印证。


四、 孙远持实际上已经将一辆沃尔沃越野车退赔给客户,应将该车辆折抵客户的30万元投资额

根据客户张慧玲及其儿子高鹏的陈述,当时他们扣了孙远持一辆沃尔沃轿车,并且高鹏将该车变卖了11万元。但是并没有能够证明变卖了11万元的证据。根据庭审调查可知,该车购买价是50万元(该车的所有手续包括购买发票都在卷宗中),在购买后不到一年即被变卖,该卖价不可能只11万元。


或者即使张慧玲贱卖了该车。那也应当由她来承担责任,因为孙远持交给她的是一辆50余万元的新车,该车的价值足以抵消其30万元的投资额,因此这里应当计算孙远持退赔给客户张慧玲至少30万元。www.shanxitaozhai.com


、孙远持的非法所得额应为1141229.89元

关于公司如何计算非法所得额,鉴于本案的客观证据中没有能够证明非法所得额的证据,而主观证据中只有孙远持的供诉。也就是说本案中能够证明非法所得额的有效证据只有孙远持的供诉。而孙远持供诉说公司给业务员的提成是在1%—5%之间,孙远持自己陈述他基本上是在3%的水平上计算并获得提成的。辩护人认为孙远持对此的陈述是可信的。因为其在做业务员的过程中,提成比例必然根据其业务量会有一个变化,这个变化综合起来基本上是在3%左右。


那么孙远持的非法所得额就应该是以上第四部分中计算的52640996.2元乘以3%,即为1579229.89元。www.tylyfls.cn


该计算出来的非法所得额还应该减去之前退赔给客户的138000元,还有用沃尔沃轿车折抵的300000元,计438000元。


综上,孙远持应该予以退赔给客户的金额为1579229.89元减去438000元得1141229.89元。


六、在考虑孙远持退还非法所得额的能力时,还应该考虑其又交回公司的部分

根据卷宗中的证据,可知孙远持曾与祺比鸥公司即刘宗祺签订了一份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将500000元以购房金的方式交给了刘宗祺。那么虽然该部分非法所得额并没有退给客户,但是孙远持确实也损失了50万元。这一点希望法庭在考虑孙远持的退赔能力时予以考虑。


七、本案的证据链并不完整

本案中,在认定、计算孙远持的非吸额时,均是依据客户的陈述来认定,但是从证据链完整的角度,为了避免客户记忆发生错误,应当对这些客户进行辨认孙远持的取证工作。然而,根据卷宗中的记载,侦查部门仅对190名客户中的63名进行了辨认取证工作。即仅对三分之一的受害人进行了辨认的取证工作。找太原著名律师


在这种情况下,认定孙远持非吸额的证据就无法做到刑诉法第五十三条要求的确实、充分,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八、孙远持应该在2年以内量刑

关于本案的量刑。辩护人参与了小店区法院审结的任正旺、苑进平等人以山西秋源木业有限公司为依托的非吸案件,在该案件中主犯任正旺(非吸款占有和支配者)涉及非吸金额达2亿元,但小店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太原找著名律师


对比该案,孙远持涉及非吸金额达5000余万元,但是他并不是非吸金额的占有和掌控者,并不是该5000余万元的非吸犯罪的主犯。孙远持的金额是任正旺金额的四分之一,那么刑期相应也应在任正旺刑期的四分之一处量刑,那么对孙远持就应该在2年左右量刑,考虑到孙远持从犯的情节,应该在2年以内对孙远持量刑。

以上,请考虑。


                                        辩护人:

2018年6月


后记:

最后想说的是,非吸案涉及的受害人往往比较多,这些受害人往往会给法院施加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能否做出公正判决?这种公正从何而来,或许案例是一个来源。当出现这种案件后,第一个判决的案例,可能在社会上引起一定的反响,过后会平息。然后之后的判决在对类似的案件如何判的时候,就会遵照之前的判决,因为之前的判决已经在人们内心塑造了一个接近公正的样板,这个样板还算被民众认可和接受。因此,案例就显得比较重要。非吸案前段时间比较多,经过法院判决也比较多,基本上形成了一个认识。找太原律师


非吸案的量刑尤其依赖案例,因为非吸案量刑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且每个案件的涉案金额大小不一,有几百万的,有几千万的,有几亿的,可量刑最多是十年,那么这个金额如何和刑期匹配,这是很难有同一的标准的,因此法官只能根据一段时间内,一个地区的量刑情况进行酌定量刑。这就是根据案例来进行量刑。太原找律师


在本案中,我就找了一个相近法院的判决,想让法院在量刑上参照这个判决。最终法院还算进行了参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