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网案例
联系我们

叶波集资诈骗—检察院辩护的方式方法

2018-11-24 3:02:53      点击:

 

前言:

     这是一次检察院辩护比较成功的较典型的案例。检察院辩护也有很大的空间,为什么这么说,这就需要了解检察院在刑事诉讼中所处的地位。检察院在刑事诉讼程序中,他的作用主要是对公安机关的调查进行梳理和整理,然后形成明确的起诉内容,这个起诉内容就是明确了犯罪行为的内容,也即你将来可能被判什么样的罪、多重的刑期等,起诉书基本上已经划定了框架。太原著名刑事律师

 

法院在起诉书起诉的框架中进行审理,那么起诉书没有起诉的内容、没有起诉的被告,那么法院也不会予以审理,那么也不会形成判决。太原刑事律师

 

鉴于此,检察院辩护,其主要目的就是要让公安起诉意见书中陈述的内容、犯罪事实等,不要出现在起诉书中,如果起诉书能够对公安调查后形成的起诉意见书中的某些犯罪事实不予认可,那么就不会体现在起诉书中,那么就不会被审理,自然不会认为是犯罪。这样就算检察院辩护取得了成功。这么做对律师来说,工作量就加大且提前了,你必须紧跟公诉人的认识过程,在他没有看到问题时,指出问题;在他意识到问题时帮助他进行调查,在他出具起诉书之前,要确定他已经形成了正确的认识。这就要求你在几个关键点要及时出具律师意见书。所以这个工作是比较操心和累的,你不仅要熟悉案情形成辩护意见,更重要的是要时刻关注公诉人的进程,掐准时机提交律师意见。

 

检察院辩护为什么能成功,主要原因是检察院的功能之一就是纠正公安机关的错误,对公安机关的调查和意见进行核实和审核,不符合法律规定、不符合事实的自然要修正。所以,如果公安机关确有错误,那么在审查起诉阶段,如果你能促使公诉人认识到这个错误,并且公诉人能够纠正这个错误,那么检察院辩护就是成功的,卓有成效的。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检察院有这样的职权,一方面有利于辩护的成功,另一方面也容易滋生腐败。就在本案中,有一名主要的犯罪嫌疑人,竟然被检察院不起诉,且还没有出具正式的不起诉书,而是仅仅在起诉书中标注“另案处理”四个字。这其实是放纵犯罪,显然这名被告有所谓的“关系”,我也向我的当事人询问了此事,他说他早就知道此人在当地有关系。

 

回到本案案情。本案是一起集资诈骗案,是通过售卖所谓的邮票等收藏品的方式来获得钱财。我的委托人是后期接手这家涉案公司的,而这家涉案公司前期有人经营,且已经骗取了不少人的钱款。而我的委托人因为案发时他是公司的经营者,所以就先抓获了他,然后公安就将所有的受害人损失全部按在了他的头上。太原律师

 

公安起诉意见书中将该公司所有的涉嫌诈骗金额全部按在了他一个人的头上,这时如果律师认识到了这个错误,那么下一步就是要在检察院争取让公诉人认识到公安的错误,然后争取让公诉人在起诉书中纠正这个错误。如果检察院能纠正这个错误,那这个错误就不会带到法院,被告也不会面临这个危险,等于辩护的工作提前完成。

 

     以下就是本人在检察院时向公诉人出具的法律意见书,通过法律意见书,争取让公诉人意识到这个错误,然后争取能够予以纠正。

 

律师意见

尊敬的公诉人:

    接受叶波及其近亲属的委托,律师担任其辩护人,现辩护人就本案有关的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法律意见,请予考虑:

   一、辩护人认为,在现有卷宗中,能够确定叶波到文藏天下公司工作的时间是约2016年10月底(见安文燕和李明的供述),那么在10月底之前在文藏天下公司的投资就无法确定是否被叶波收取,是否应有叶波负责。太原刑事辩护律师

 

公司还有很多在2016年十月之前工作的主要员工,比如王东斌、王兵权,这些员工能够证明叶波在10月底之前与文藏天下公司是否有关系,是何种关系。但是,办案人员并未将这些人抓获归案,或未能向他们取证,导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叶波是否应该对文藏天下公司十月底之前的客户投资承担责任。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在这种情况下,公安部门的起诉意见书将全部文藏天下公司的客户投资损失全部算在叶波名下,这是非常不准确的。

 

此外,有不少报案人是在和商坐30层的“晋雅典藏文化”投资的,这些投资人很多都表示是通过何跃签订的协议,并交纳了款项。这能证明何跃参与了这些人的投资行为,但是办案部门并没有进一步调查证明,晋雅典藏公司与何跃是什么样的关系,甚至在对何跃的讯问笔录中也没有提及这一点。这导致何跃对和信30层的客户投资承担何种责任不胜明了;而根据起诉意见书可知,办案部门认为何跃也应该对此承担全部责任,但是这显然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撑。

 

至于临汾公司的客户投资应当由谁承担责任,这一点是较为清楚的。太原著名刑事辩护律师

 

二、根据下表在太原投资客户的统计,可知在2016年10月底之前向典藏文化公司投资的客户占大多数,而这部分投资恰恰是无法证明应当是由谁承担责任的,因此可以说,本案的侦察工作还远未结束。

 

 

姓名

投资时间

介绍人

负责人

金额

备注

1

常晋华

2016.7.23/2016.10.312016.12.8

王兵权、王东斌

李晓铭

545930

无个人写的报案记录。

2

李爱衍

2016.4.28

郭正则 王东斌

何跃

300000

1611月和何跃接触过关于退款的事,所以负责人写了何跃

3

余昌明

2016.8.3/2016.11.11

赵城、李锋、李晓铭、张炫

何跃

322380

 

4

智玉存

2016.7.14

李锋

李锋

16800

 

5

毋彩勤

2016.8.27

发广告

尚可

16800

 

6

马玉梅

2016.9.26/201610.28

任晓勇

任晓勇

33600

两份托管协议,任晓勇作为顾问签字

7

张汾燕

2016.8.3

张杨

张杨

33600

一份托管协议,张杨顾问签字

8

候永年

2016.4.17/2016.6.7

 

李锋

167600

两份托管协议,李锋签字

9

李清芳

2016.5.8

李锋

 

5272

申购协议,顾问李锋

10

王徐胜

2016.11.13

赵城

张炫

119400

 

11

徐瑞华

2016.11.12

赵诚

何跃

44000

 

12

杨爱英

2016.6.21/2016.8.30

王兵权

 

19740

一份托管协议,顾问王兵权

13

张翠英

2016.12.2/2016.12.13

王东斌

张炫

39800

张炫在藏品合作说明书公司章里签字

14

赵同文

2016.10.22

任晓勇

 

5712

 

15

刘美林

2016.7.29/2016.11.11

王兵权

王兵权/李晓铭

54750

 

16

李秀荣

2016.7.2/2016.8.20

王兵权

何跃、王兵权

50400

两份协议,一份王兵权顾问,一份王兵权、张杨顾问

17

韩早梅

2016.12.10

任晓勇

张炫

48200

损失39800

18

王要文

2016.8.27

尚可

 

16800

 

19

常晋英

2016.10.28

王兵权

李晓铭、安琪

5950

 

20

庞转荣

2016.4.17

 

刘明泽

16800

 

21

李志仁

2016.4.29

刘明泽

刘明泽

16800

 

22

徐香粉

2016.8.24/2016.10.28

王兵权

王兵权

9930

损失9430

23

李建花

2016.4.28/2016.5.23

刘明泽

刘明泽

37480

托管协议刘明泽顾问,返现协议顾问刘明泽

24

冯莜翎

2016.6.13

彭慧昕

李峰

 

 

25

成夏红

2016.7.18

李峰

李峰

16800

 

26

王皖英

2016.5.30/2016.6.28/2016.10.30/2016.10.112016.11.17

任晓勇

李晓铭、张炫

193986

手里有4个连体钞

任晓勇在收购协议上签字

27

吴启赞

2016.11.8

刘明泽

 

81300

 

28

孙振平

2016.5.12

尚可

 

16800

 

29

田佳兰

2016.9.27

赵诚

 

3740

 

30

刘苏庆

2016.5.28/2016.6.25/2016.9.25/2016.11.22

王东斌

 

14766

 

31

马丽华

2016.10.20/2016.10.28/2016.11.12

赵城

李晓铭

49300

损失32588.认购书的收藏顾问赵诚签字

32

乔瑞红

2016.4.25/2016.6.11/2016.8.11

刘明泽

刘明泽、郭正则

117600

三份托管协议顾问都是刘明泽

33

张连锁

2016.5.6/2016.5.29

苏越

郭正则

9930

申购协议、返现协议的顾问是苏越,返现协议总负责是郭正则

34

渠克义

2016.5.14

刘明泽

刘明泽

3334

返现协议顾问刘明泽

35

王俊花

2016.5.30/2016.6.7/2016.7.8

刘明泽

郭经理

37260

两份托管协议,一份申购协议的顾问都是刘明泽

36

温变芳

2016.4.26/2016.9/2016.9

王兵权

王兵权

67200

 

37

郝宝仙

2016.10.16/2016.10.18/2016.10.28/2016.11.16

赵诚

 

118800

 

38

梁丽敏

2016.8.29

苏越

王兵权

16800

 

39

魏红

2016.6.12/2016.12.25

刘明泽

李晓铭

21500

收到过产品

40

王俊琴

2016.8.25/2016.10.29

王东斌

王东斌

50400

王东斌在托管协议上顾问子签字

41

张林香

2016.5.23

刘明泽

刘明泽

16800

托管协议刘明泽顾问

42

张玉江

2016.8.10/2016.9.9/2016.11.24

李峰

李峰

128800

拿过收藏品,在材料中张玉江说明11月份的时候公司换了一批人

43

吴润生

2016.7.5/2016.8.15

李峰

李峰

134400

 

44

胡宝珍

2016.7.25/2016.8.11

李峰

李峰

33600

 

45

郭秀丽

2016.8.11

李峰

李峰

16800

 

46

胡聪玲

2017.2.8

任晓勇

李晓铭

32000

 

47

施武

2016.8.19

尚可

尚可

16800

托管协议藏品顾问尚可

48

唐文梅

2016.8.12/2016.9.30

赵诚

王经理

22274

申购协议和产品托管协议赵诚均顾问签字

49

覃巧仙

2016.12.17

刘琦

安琪

88000

整版钞未提货

50

王贵英

2016.12.17

刘琪

安琪

88000

整版钞未提货

51

王金生

2016.4.282016.5.14

李峰

李峰

50400

两份托管协议李峰签字

52

张德有

2016.9.30/2016.12.3

任晓勇、付佳丽

任晓勇、安琪

30000

 

53

王素兰

2016.5.30

王兵权

 

5355

申购协议王兵权

54

张美荣

2016.6.13/2016.6.22

曹豆豆

 

25036

申购协议、托管协议均时曹豆豆顾问

55

温俊山

2016.6.13/2016.6.28

曹豆豆

 

79200

两个产品托管协议均是曹豆豆

56

赵秀岳

2016.7.25

王兵权

 

16800

托管协议王兵权是顾问

57

赵秀峰

2016.8.28/2016.9.27

王兵权

 

33600

两份托管协议王兵权是顾问

58

石明英

2016.6.30/2016.11.27

任晓勇

任晓勇

23780

第二次应该是换购。巴西特种币没有提货,任晓勇在托管协议上顾问

59

申焕云

2016.7.2

 

 

16800

 

60

潘志安

2016.9.3

王东斌

 

16800

 

61

王皖英

2016.5.17/2016.6.11/2016.6.21/2016.7.6

任晓勇

李晓铭、任晓勇

3520

 

62

王凤梅

2016.3.15/2016.10.15

刘明泽

李峰

7248

 

63

白景香

2016.10.9

王兵权

任晓勇

50400

 

64

张春生

2016.6.8

尚可

尚可

264000

 

65

梁月娥

2016.7.12

王兵权

任晓勇

39600

货未提,票丢失

66

陶世仁

2016.8.25

曹豆豆

 

5593

 

67

郝艳芬

2015.7.25

安超

高飞

9800

损失9310元。20157月份就开始了,那么何以现在才报案?

68

王海军

2016.1.15/2016.1.19/2016.1.20

何跃

66600

64604损失。他说是何跃,但是这个时候何跃还没有去?

69

刘锦堂

2016.2.25

黄利东

何跃

30000

说的是和信商座30层的事,意思是说叶波之前在和信商坐30层晋雅文化,之后到了27层文藏天下

70

李新胜

2015.12.12

杨慧

何跃

25600

损失24064。根据讲述,20163月底何跃还跑过,是在30

71

郝秀花

2015.11.6/2015.9.20

马爱云

马爱云

20260

晋雅典藏文化30层。生肖钞没有提货

72

温传贵

2015.12.26/2015.12.31/2016.1.26/2016.3.3

黄利东

何跃

70300

晋雅典藏

73

贾银旦

2015.12.12

杨慧

何跃

24064

晋雅典藏30

74

张斋芬

2016.3.6

黄利东

何跃

15800

晋雅典藏30

75

刘晓安

2015.10.24/2015.10.28/2016.3.1

高飞、何跃、唐小姐

何跃

43860

损失43087,晋雅典藏30层。所卖的邮票等都是假的。

76

鲁卫国

2015.11.4/2015.11.6

何跃

19800

损失18608.讲述了被何跃骗的过程。晋雅典藏

77

孟兰生

2015.11.6/2015.12.19

黄利东

何跃

59000

损失56900元。晋雅典藏

78

尚振瑄

2016.3.23

黄利东

何跃

3.29

晋雅典藏

79

康万盛

2015.9.25

杨慧

何跃

21780

损失20592,晋雅典藏

80

阎玉心

2016.6.27/2016.7.21

刘明泽

刘明泽

20380

文藏集团27

81

樊素珍

2016,4/2016.12

任晓勇

李晓铭

268800

文藏27层,第一次的8套拿回去了,第二次的8套也没有给货

82

靳宝珠

2016.5.30/2016.6.22

王兵权

 

3980,16800

损失20220

83

赵金兰

2016.11.18

李晓铭

任晓勇

30800

 

84

韩冀宏

2016.9.11

曹豆豆

任晓勇

3980

 

85

左丽霞

2016.7.6/2016.7.21/2016.9.27/2016.11.7

任晓勇

李晓铭、张炫

93196

三套只拿了一套,应该是整版

86

吕晨丽

2016.8.22

王兵权

王兵权

3660

 

87

杨立

2016.4.16/2016.8.21

刘明泽

刘明泽

67200

两份合同均是刘明泽收藏顾问

88

王海军

2016.4.16

任晓勇

 

36800

收藏顾问任晓勇

89

张兰英

2016.8.6/2016.7.29

王东斌

王东斌

84000

两次合同均是王东斌顾问

90

张彦娟

2016.6.30/2016.10.15/2016.10.29/2016.11.26/2016.12.3

任晓勇

任晓勇

54158

三份合同一份是任晓勇顾问,其余两份没有

91

杨丽娟

2016.7.29/2016.8.3

刘明泽

张杨

218400

两份协议,一份刘明泽顾问,一份张杨顾问

92

梁丽敏

2016.8.20

苏越

李正刚

8400

27

93

李秀清

2016.6.10

李峰

李峰

200

 

94

高原生

2016.9/2016.11

王兵权

李晓铭

29900

 

95

韩美玉

2016.8.20/2016.11.11/2016.11.12

赵诚

167000

 

96

胡连喜

2016.10.28

苏越

 

588

 

97

张德一

2016.6.5/2016.9.17/2016.11.9

曹豆豆

曹豆豆

71400

最后一笔交了12000

98

王香丽

2016.10.31

李峰

李峰

16800

 

99

张丽平

2016.5.26

王东斌

李峰

33600

 

100

李松林

2016.6.25

尚可

尚可

3980

 

101

马大发

2016.12.9

任晓勇

 

3980

损失3820

102

周恩兰

2016.4.26/2016.5.13

李峰

李晓铭、张炫、何跃

50400

 

103

卫永忠

2016.10.31/2016.11.27

刘明泽

李峰

16900

 

104

胡献龙

2016.6

李峰

李峰

16800

 

105

王文宏

2016.12.1

李晓铭

李晓铭

39800

 

106

郝有生

2016.8.22

楼下业务员

尚可

16800

收藏顾问尚可

107

魏敦化

2016.8.23

王东斌

李晓铭

84000

 

108

朱莲凤

2016.9.9

电话邀请

李峰

1176

 

109

庞桂珍

2016.5.23

李峰

李峰

39600

损失9600

110

马丽鲜

2016.5.31

2016.11

王东斌

王兵权

王东斌

王兵权

84000

16800

 

111

王锐军

2016.4.28

王兵权

 

3880

损失3646

112

翟水泉

2016.4.27

尚可

刘经理

16800

收藏顾问尚可

113

纪富生

2016.8.20

王兵权

王兵权

3980

损失3740

114

文桂英

2016.1.13

王兵权

王兵权

16800

 

115

秦桂梅

2016.7.29

刘明泽

刘明泽

16800

 

116

周玲香

2016.7.13

刘明泽

刘明泽

3980

损失3740

117

郭元慧

2016.7.13

刘明泽

刘明泽

3980

损失3740

118

高风华

2016.9.6

2016.11.16

赵成

姓何

5950

398560

利息238

119

韩翠娥

2016.9

2016.11

2016.12

尚可

李晓铭

尚可

16800

7000

39800

 

120

马天寿

2016.5.28

王兵权

 

3880

损失3412

121

乔立国

2016.4.14

2016.9.19

2016.5.4

业务员

李峰

2680

5950

5950

 

122

康德维

2016.8.12

2016.10.31

2016.12.21

 

王兵权

张炫

3980

16800

9600

利息320

123

权玉芬

2016.10.20

2016.10.20

2016.11.20

王兵权

王兵权

李晓铭

1176

6200

69400

 

124

王俊梅

2016.5.18

2016.8.30

刘明泽

郭经理

50400

100800

 

125

柳楹

2016.8.6

苏越

苏越

16800

顾问苏越

126

靳萍

2016.8.28

2016.9.10

李峰

李峰

3980

588

 

127

覃巧仙

2016.7.28

任晓勇

任晓勇

3980

 

128

白羽风

2016.5.7

2016.5.10

2016.5.25

2016.6.15

刘丽芳

郭正泽

任晓勇

588

33600

16800

23880

顾问刘丽芳

129

郭玉林

2016.5.29

尚可

刘明泽

3980

损失3500

130

刘怀旺

2016.7.25

刘明泽

刘明泽

16800

 

131

邓维芝

2016.10.27

苏越

 

5950

损失5710

132

韩瑞叶

2016.10.9

2016.10.9

赵诚

赵诚

50400

33600

收藏顾问赵诚

133

王曲波

2016.10

2016.12.12

李峰

李峰

32340

34000

 

 

 

 

 

 

 

 

 

 

 

 

 

 

 

 

 

 

 

 

 

 

 

 

 

 

 

 

 

以上,请公诉人能够考虑。

 

辩护人:刘云飞

                                               2017年8月

 

 

关于叶波涉嫌集资诈骗的律师意见

 

尊敬的公诉人:

接受叶波及其近亲属的委托,律师担任其辩护人,现就本案第一次补侦材料所反映的事实和法律问题提出如下意见,请予考虑:

一、关于文藏天下公司的POS机和银行卡

 

补侦材料中《有关涉案POS机的情况说明》中介绍,文藏天下有三台POS机:太原著名律师

 

一台是北京和融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的商户号864001059987841的POS机,该机绑定的银行卡为嫌疑人郭瑞的工商银行卡。侦查人员调取了该POS机的交易记录(非国瑞工行卡的交易记录),该交易记录的时间是自2016年3月4日至2016年10月29日。

 

需要注意的是该交易记录只能证明嫌疑人郭瑞的犯罪事实,而证明不了叶波的行为。太原刑辩律师

 

另一台是上海盛付通电子支付服务有限公司商户号820100054117229的POS机,该POS机的交易记录和绑定银行信息侦查人员正在核查过程中。

 

第三台是绑定嫌疑热安文燕个人招商银行卡的手机POS机。根据安文燕提供的其招商银行卡信息,可知转账给叶波尾号5116卡的钱有4笔共计282187元。太原辩护律师

 

二、关于晋雅典藏公司的POS

   侦查人员认为晋雅典藏公司涉案的有两台POS机,分别绑定了李贵敏的中信银行卡,和叶波的农业银行卡;但是,卷宗中只有李贵敏的中信银行卡交易信息,而没有叶波的农业银行卡信息。这点,请公诉人注意。

 

根据侦查人员调取的绑定李贵敏卡的POS机的交易记录,可知其交易记录最早是2015年4月24日(2015年4月23日该POS机开通),最晚是2016年3月12日。

所以,该POS机的交易记录只能证明李贵敏的犯罪嫌疑,而不能证明叶波的行为。

 

三、关于陈洪文和王东斌的讯问笔录

   首先, 陈洪文的供述并不能证明叶波在文藏天下公司的工作时间;其次,根据王东斌的供述可知,他于2016年4月至2016年9月在文藏公司工作,在其工作期间他并不知道叶波其人,在供述笔录中也从未提及叶波其人。因此,可以印证叶波是在2016年11月份左右才在文藏天下公司工作。显然,在该种情况下,就不能将文藏公司在2016年11月份以前的非吸金额全部算在叶波名下。

 

综上所述,侦查人员将600余万元的款项都认定为叶波所占有是没有客观证据予以支持的。

 

此致

小店区检察院

                                      叶波辩护人:

                                                                             2017年9月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律师接受委托,担任叶波的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现就本案有关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叶波并不是恒信三十层“晋雅典藏”公司的老板,并未实际占有该层集资款项,不应对该层共计319440元的集资款项承担诈骗责任和还款责任。

 

(一)针对叶波何时去的晋雅典藏公司,及在公司从事什么工作等事宜,叶波两次供述都很合理、稳定,且能和客户的陈述、陈红的供述相互印证。

叶波在其2017年4月6日第三次、第四次,2017年4月26日第五次供述中,都明确陈述:他是2016年三月份到晋雅典藏公司工作,在十几天后即3月20号左右陈红让他去了呼和浩特市的盛藏传媒公司;应陈红的要求,他在晋雅典藏公司负责在后期将客户的合同都收回去,告知客户公司要提前回购产品,且很快会把钱退给客户的。

 

陈红在其证词中也讲到叶波是在3月初到了呼和浩特市。这些能够与叶波的证词印证。

 

以上陈述也能够与客户的证言相互印证。卷宗中在恒信三十层即晋雅典藏公司投资的客户均陈述,他们是在后期接到了公司电话说总公司要提前结算。之后他们把合同交给了何跃(此为第一次见何跃),等待公司打款,但是公司一直没有打款。

 

从这些客户的陈述中可以获悉,他们均是在后期接到公司电话说要提前结算时,才到公司见到了何跃。这能够证明,何跃即叶波是在很晚即后期(具体是2017年3月初)才到了公司工作。并且主要从事“以结算为由提前收回公司合同”这一具体工作。

 

这就能证明,叶波并没有从事前期介绍接待客户、并收收取客户资金的工作,因此也不具有将客户的投资款占为己有的客观可能。

 

(二)陈红的证词能够证明公司的集资款并不交给叶波

 陈红(本名“陈洪文”)再起2017年8月29日对侦查机关的供诉中讲到:“……但是我听当时在晋雅典藏工作过的员工说何跃经常自己卖藏品,然后把钱都私自截留了。”

 

陈红作为晋雅典藏公司的老板或者店长,她供诉说何跃经常自己卖藏品,把钱都私自截留了。这一点就能充分地证明——晋雅典藏公司的集资款并不由叶波收取和掌握。叶波不能对晋雅典藏所涉的款项承担诈骗的主要责任,不对该款具有退赔的义务。

 

(三)陈红在叶波到晋雅典藏公司工作时始终是公司的负责人,而不是如其所说,是叶波接替她当负责人

陈红在供诉中讲到,在2015年11月份左右,她招聘了叶波后就回到呼和浩特。意思是就将晋雅典藏公司交给了叶波管理。

 

但实际上她以上陈述是虚假的,因为有一个客户明确证明说,她在2016年1月23日还在公司。该客户叫尚振瑄,其在证词中应按时侦查人员的询问讲到:“我是2016年1月23日在太原市晋雅典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投资的;我交的现金,我把钱给了黄利东和陈红,并且给我开了收据。”

 

根据尚振瑄的证词可知,陈红始终在公司工作,而不是如他所说在2015年11月就离开了公司。既然陈红依然在公司负责,那么叶波就不可能占有集资款,公司也没有道理将集资款交给叶波。

 

(四)晋雅典藏公司绑定的POS机是李贵敏的

根据侦查机关的侦查,以晋雅典藏名义设立的POS机法人是李贵敏。该POS机从2015年4月24日开始一直到2016年3月12日一直有交易记录。根据卷宗中证据晋雅典藏公司的营业执照可知,李贵敏是在公司于2014年3月21日设立时就是公司的经营者。由此可知,公司的财务一直是由公司的设立者孟瑞江(陈红证明孟瑞江是晋雅典藏的老板)掌控的。2016年3月份才去公司的叶波,显然无法控制公司的财务。

 

侦查部门认为晋雅典藏公司还存有一个叶波的POS机是不正确的,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叶波的POS机在公司使用过,也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有客户使用了该POS向公司缴费。起诉书指控晋雅典藏集资诈骗涉及的受害人只有8人,而这8人中只有一个叫王海军的客户是通过刷卡交的投资款。而这反而能和叶波的供述相印证,即叶波一直稳定供述,在客户缴费时因为情况紧急他只使用过一次他的POS机,并且之后还将款项又还给了公司。

 

综上,可知晋雅典藏公司的集资款并没有进入叶波的口袋,叶波不应该对这些款项承担责任。

 

二、叶波在文藏天下公司时只应对20161118日以后的集资款承担责任

 起诉书指控叶波应该对文藏天下公司2016年11月份以后的集资款承担责任。理由是因为叶波是在该时间点进入的公司。其依据是李明、王东斌等人的供诉以及叶波的供诉,李明证词证明叶波是11月份进入的公司,王东斌的供诉证明11月份之前叶波不在公司。这些证据显然不是证明叶波应当对11月份以后的集资款承担诈骗责任的直接证据,对此的直接证据应该是能够证明叶波在11月份以后就开始将公司集资款据为己有的证据。

 

由此,叶波虽然是该时间点进入的公司,但是进入公司和接手公司是不一样的。将进入公司的时间视为叶波接手公司并收取公司的集资款的时间,这显然上是利用间接证据进行的推理,但是最高院关于刑诉法的解释明确规定,利用间接证据进行的推理必须符合逻辑和经验;但是根据逻辑和经验,刚进入公司后是无法马上接手公司的,需要有一个发展的过程。因此,公诉人所做的推理是不符合逻辑和经验的,是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无法得出唯一结论的。

 

能够反映叶波接管公司、收取公司集资款的关键、直接证据,是犯罪嫌疑人安文燕的供词,她供述说她在2016年10月底到文藏天下工作,半个月后何跃让她把财务管了起来,负责每天收取客户的收藏品投资款,并且把每天的投资款交给何跃,何跃不在公司就通过转账的方式交给何跃;与该证词相印证的客观证据是安文燕给叶波的转款记录。在卷宗中安文燕的银行转账记录中,清晰地记录她给叶波最早的转账记录是2016年11月18日,转款5万。

 

可以说,以上两个证据形成证据链——安文燕被叶波安排从事财务工作,证明叶波彻底接手公司,因为掌握了财务即掌握了公司的收入;安文燕将集资款转给叶波进一步证明了文藏天下的集资款被叶波收取。该证据链证明了叶波收取公司集资款的事实和准确时间。

 

 显然,根据以上分析,公诉人、起诉书认为叶波应当对文藏天下公司2016年11月份以后的集资款承担全部诈骗责任的指控是错误的,是没有确实充分证据能够证明的;而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的叶波应当承担全部诈骗责任的时间点则是2016年11月18日,即叶波应当对2016年11月18日以后(包括本日)的公司集资款承担全部诈骗责任。

 

因此,应当由审计部门从新审计计算文藏天下公司2016年11月18日以后的集资款的数额,从现有统计数据中剔除2016年11月1日以后2016年11月17日以前(包括17日)的集资款,以明确叶波应当承担集资诈骗责任的数额。

 

经辩护人结合卷宗中的审计资料统计计算,文藏天下公司应当从叶波诈骗总额中予以扣除的集资款项有:

 

编号

投资人姓名

投资金额(元)

投资时间

备注

1

张德一

12000

2016.11.9

 

2

韩翠娥

46800

2016.11.10

 

3

马丽华

16200

2016.11.12

 

4

郝宝仙

18000

2016.11.16

 

5

高风华

62000

2016.11.16

 

6

赵增儒

12000

2016.11.6

 

7

吴启赞

13200

2016.11.8

 

8

刘美林

48800

2016.11.11

 

9

徐瑞华

44000

2016.11.12

实收3000

10

王徐胜

21000

2016.11.13

 

11

韩美玉

133400

2016.11.12

 

12

余昌明

119400

2016.11.11

 

 

共计

546800

 

 

那么在文藏天下公司应当由叶波承担责任的金额是:1176412-546800=629612元。

 

三、叶波的亲属有主动退赔的从轻情节

根据警方对叶波妻子梁璐的询问笔录,可知在案发后梁璐主动将叶波在临汾的非法所得249000元,以及一辆宝马Z4轿车交给了警方。以上价值约50万元

 

四、安文燕被不起诉是放纵犯罪,对叶波等其他被告不公平

安文燕是本案的一个嫌疑人,她在本案中的作用要远远超过被告李明。但是安文燕在前期被抓获后不知以什么理由办理了取保候审,更不可思议的是公诉机关竟然没有起诉安文燕。这相当于对安文燕的犯罪行为不予追究,等于是放纵犯罪。

 

安文燕在本案的重要作用,可以通过她本人的证词予以证明,她本人在2017年6月2日的供诉笔录中供诉道:“2016年10月底我通过58同城到文藏天下应聘,当时应聘的岗位是人事专员,当时面试我的是一个自称姓晁的经理,后来公司前台李小曼通知我到公司复试,当时复试我的就是何跃,复试成功后,何跃让我负责人事人员招聘、公司考勤,还让我监管这些收藏品的进库和出库。后来过了半个月以后,何跃让我把财务这块也管起来,负责每天收取客户的收藏品投资款,并且把每天的投资款交给何跃。大概在2016年11月下旬,因为公司的业务员被他开除了好几个,接待客户的人太少,何跃就让我在不忙的时候也帮忙去维护客户。在2016年12月底,有一天晚上吃了晚饭后,何跃让我、李明、李泽明、刘洁、郭婷、姚倩、张璇帮他把公司的收藏品全部搬到他的灰色奥迪越野车上,我记得当时还搬走了两个电脑主机箱,并且当时何跃告诉我们,他要在山西省其他地方开一个分公司,如果愿意跟他干的话,过年以后可以继续跟着他干。2017年2月份左右,我接到李明的电话,告诉我何跃在临汾又开了一个新公司,让我、刘洁、李泽明一起去临汾工作,于是我们就一起到临汾继续跟着何跃干,到了临汾我就开始做业务了,公司整体的工作内容跟太原文藏天下也是一样的,都是向客户推销收藏品。

 

问:财务工作主要包括什么?答:业务员接待客户后,如果客户愿意投资购买收藏品,就要将客户带到我这里让我清点客户的现金或者到我这里刷卡,如果是现金,在我清点以后给客户开具一个收取钱款的凭证票据,如果何跃在公司,就由业务员将客户的现金交给何跃,如果何跃不在公司,就把客户的现金留在我这儿,由我在每天下了班以后将这笔钱交给何跃,或者打到何跃的工商银行卡上。如果客户交投资款需要刷卡,何跃在公司就刷何跃手机上绑定的POS机,如果何跃不在公司就刷我手机上的POS机,之后我在每天下班以后再转到何跃的中国工商银行卡上。”

 

根据以上安文燕自己的供述可知,安文燕在公司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叶波之所以能将客户的款项据为己有,基本上是通过安文燕实现的,没有安文燕,叶波无法将客户的款项占有。并且安文燕还参与了临汾九天公司的犯罪事实,在九天公司中她作为业务员亲自实施了具体的诈骗行为。www.tylyfls.cn

 

并且根据李明和叶波的证词,可知安文燕在将文藏天下的所谓藏品转移到临汾,以备在临汾继续实施诈骗这一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她将文藏天下的藏品从公司驻地和信27层转移到她一个朋友的那里,再由她联系负责将藏品邮寄到临汾,之后他们在临汾就使用的该藏品以九天公司的名义进行了集资诈骗行为。

 

并且根据李明和叶波的证词,可知安文燕还涉嫌伪造身份证的犯罪行为。www.tylyfls.com

 

 

综上可知,安文燕的犯罪行为在量和质上均超过了李明,依法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而公诉机关却莫名其妙地对其未起诉。如此不正常的行为辩护人认为是一种破坏法治的行为,是一种放纵犯罪的行为。且因为其未被起诉,必然造成整个案件事实无法查清、量刑无法公平、判决无法公正。望法院能够督促公诉机关,履行法律监督的职责,不放纵犯罪。否则,无法让李明、叶波等被告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无法让他们认罪伏法,反而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不公,让他们认为有关系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没关系就只能被制裁,让他们感觉如今之所以被审判判刑,不是因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而是因为自己没有“关系”。如此下去,完全不利于其认罪和改造,完全不利于法律的正确实施,完全不利于法治社会的建设。找太原著名律师

 

五、关于叶波的量刑

如上所述。就文藏天下公司的集资款项,叶波应该对2016年11月18日以后的集资款项承担责任。那么就应该将起诉书指控的1176412元减去2016年11月以后18日之前的投资额546800元,计629612元。此为在文藏天下公司叶波应该承担责任的金额;

 

另,临汾九天文化公司的涉案款项为302370元,那么叶波应当承担完全责任的金额则为文藏天下629612元+九天文化302370元,为931982元。太原找著名律师

 

此外,叶波应当对晋雅典藏公司的319440元的集资款承担次要责任。

 

综上,叶波应当在10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并考虑叶波亲属主动退赔50余万元的从轻情节,以及查获叶波一辆奥迪轿车(价值约25万余元)客观挽回受害人损失的情节;再考虑叶波的当庭认罪,叶波应当在5—8年的幅度内量刑。找太原律师

 

以上,恳请审判长考虑。

 

                                        辩护人:

2018年6月

后记:

     最终,公诉人认识到了这个错误,并且给予了纠正。这样在后续的审理中被告就不会面临这个危险。太原找律师

 

     在检察院就能纠正错误,这个是很重要的。要知道检察院对法院也构成一定的压力,现实中,即使法院发现检察院有错,有的法官也不太敢纠正检察院的错误,甚至将错就错;而如果检察院能够纠正错误,那么就避免了法院纠正错误的不确定性。所以,如果有些错误能够在检察院纠正,那就一定要争取在检察院纠正。同样的错误,在检察院纠正要比在法院纠正的效果更好,甚至更容易。因为在检察院纠正,是纯粹法律的问题;而在法院纠正,就参合了政治的问题,就涉及法院是否敢轻易地纠正检察院的错误,或者在纠正的时候还要打一些折扣。无论如何这都会影响受害人的权益。